黑胶5:Walden

100000+ 2017-05-02 16:04 开闭开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梭罗每天早上起床,到林中散步,仿佛他从来没有去过一般,所以不管他碰到什么,都好像是水倒入空杯一样。很多人也会散步,但是心里装满了各种想法,所以既看不到也听不到。大部分人是被自己蒙蔽的。”



「黑膠支夜·第五回」


时间:5月5日(周五)晚7點

地点:紹興路80號·詩集

票价:80元


梭罗《瓦尔登湖》初版本,1854



黑膠支夜5整体上是一个庞大文本的多重回响,是针对分别从1854、1968、1977三个年份提取的三个代表性文本所构成的时间序列来组织的一次重新编码集合。

没错,就是那位写下《论公民不服从》的亨利·大卫·梭罗先生,他的经典文本《瓦尔登湖》构成这次黑五之夜的逻辑起点。向他致敬



感谢我们绍兴路上的邻居谢旺先生,他将和艺术工作者高加索先生在2017年5月5日夜晚一起完成这次超常规的文本实验。




由近期在诗集举办的专题纪念诗人特朗斯特罗姆写给梭罗的诗



现场进程:

之前几分钟的内容介绍


7点:凯奇《空言》开始

730分:梅卡斯《瓦尔登湖》开始

8点:高加索黑胶唱片的声音介入开始

9 -10点:根据现场观众情况自由结束


约翰-凯奇根据梭罗日记制作了朗读文本《空言》,这次活动播放的是《空言》第三部分,1977年在意大利米兰的完整现场录音



 《空言》,Empty Words


第一部分选取句子。

第二部分选取片语。

第三部分选取片语里的字。

第四部分就再去掉字里的若干音节。整个文本充满了停顿。


 凯奇想说的是,你早晨起床,打开窗,你听到的就是最美好的声音,你保持这个状态去进入你一天的生活。这就是音乐。


但观众会这么认为吗?因为凯奇的这种表演,等于什么都没有说。他的演出是遭到台下观众愤怒的回应的,他还能保持微笑和沉默。


在跟高加索、野丫头做准备讨论时,也说,我们还不太了解凯奇这么做的方法,但他的确让人产生了好奇,他的概念影响了很多人,但这是要在后面很长的一个过程里的。


这让人回到梭罗《瓦尔登湖》的最后一段:


“我不是说光靠哪一个约翰或乔纳森这样的平常之人就能够实现这一切;这就是明天的特性,仅仅是时光流逝,并不能让它晨曦初现。如果光明亮得让我们睁不开眼睛,对我们来说它就等于黑暗。只有我们醒过来时,黎明才会来临。来日方长,太阳只不过是一颗晨星。”


带注释的中译本《瓦尔登湖》



梅卡斯的日记型电影《瓦尔登湖》


电影记录了梅卡斯的个人经历、纽约的日常生活、四季变化,以及1964到1969年间的文化景观。这些镜头按一定的节奏进行剪辑。

《瓦尔登湖》六卷,类似家庭电影的拍摄。影片最开始的字幕:献给卢米埃。使用了叠印、快速排列、二次曝光、单帧等技术。影片本身有配乐,但梅卡斯说也可以关掉声音而成默片。


梅卡斯的《瓦尔登湖》是通过他与纽约的关系,寻找一种新的身份。


因为他是立陶宛流亡者


梭罗的《瓦尔登湖》为梅卡斯提供了文学意境,四十年代,梅卡斯是在威斯巴登难民营里读到德语版《瓦尔登湖》的,这就是他后来为这部日记型电影取名的灵感来源。


“那是开满花朵的马铃薯田,永远难忘那些花朵的白色,我的脸贴在地上,满眼白色,后来,我看到那些德国士兵把我父亲的脸顶在墙上,枪抵住了他的后背……我所有的一切从此褪色……


就从那片马铃薯田开始,我不再理解人类,我再也不会觉得自己理解了别人,所以我只好先拍摄一切,记录一切,没有任何偏见的,为什么去选择那些时刻,我不知道,是我所有的回忆让我知道何时拿起摄影机。”


梭罗和梅卡斯两人的《瓦尔登湖》都是自传风格,都来自他们各自的日记,只是梅卡斯用摄影机写。


梭罗与梅卡斯之间的关系可以这样理解,梅卡斯失去了与国家、家庭的联系,纽约的中央公园就是他的瓦尔登湖,这是影片的一个隐喻。梅卡斯还说:瓦尔登存在于城市的每个角落。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一个小岛上。

电影里,梭罗的《瓦尔登湖》书籍在书桌上出现过一次。

用自然的眼光在看纽约这座城市,电影《瓦尔登湖》,又是指失乐园。


中央公园也是立陶宛的隐喻。“我想家了”,他借用拍摄给自己制造了一个保护壳,影片表面上他是快乐的,少有忧郁。恰恰是梅卡斯《瓦尔登湖》里表现的对纽约文化圈的拍摄,是他对自己新的身份的寻找,一位美国先锋电影群体的领袖。


梅卡斯的《瓦尔登湖》作为日记型电影在美国先锋电影潮流里影响深远。很烧脑。



由高加索先生主持加入的黑胶部分内容



谢谢观赏,参加請提前報名,80 元每人次。在5.5 之前通過支付寶轉賬至shocop@gmail.com.或微信扫码支付给huangsheng並注明“黑胶支夜”。

100000+ 分享给好友
标签: 黑胶  Wald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