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被拐卖到深山,每晚全村的男人轮流...

100000+ 2017-06-21 20:23 创业秘籍宝典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我叫周诺兰,八年前,也就是刚上大学一年级的时候,被黑出租拐卖到云南边境的一个小山村,樊家村。

我被卖给一个叫樊姓的男子,他一脸脓包,人长得又黑又丑,还是个哑巴,我当时的心像腊月里的寒风呼呼欠过,整个人也像吃了一大箱冰棍凉了半截,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这个傻笑盯着我看的男人,完全不敢想日后会被怎么蹂躏的事。

不过,这个哑巴虽然人长得丑,但人却是很老实的。因为对他心有厌恶,每次见他进房间里来,我都死死地板着一张脸,仿佛看到一只讨厌的大苍蝇。

但是哑巴归哑巴,他也傻不到哪里去,也知晓男女之事,有事没事便进来想要动我。我哪里肯依,他准备动手动脚的时候,我总会大声骂着让他滚远点。

这一日,他吃过午饭,看我呆坐在房间里,就一脸讨好似的上前来,那张长着脓包的脸越靠越近,两只手就要摸我身上来,我猛地惊觉,忙往后退去,大骂他死哑巴。也许是看到我脸上凶恶的表情,他愣了愣,没有于上前来,只是傻笑着站在一旁看着我,想说点什么的样子,但是始终发不出声音来。

我见他没有再上前,心里才稍稍松了口气。不过一想到自己大好的青春时光,居然要在这种地方度过,不禁悲从中来,心酸无比,眼泪也忍不住往下掉。

那哑巴看我哭,也有点慌了,他手忙脚乱地挥舞着手,好像要给我讲什么,但是我却全然不理,只大叫着让他不许上前。

他也不敢上前,转身跑了出去,不多时,手里多了几捧奇怪的菊花,嘴巴咧咧笑着,把花递上来,像是要送给我。

也不知道他去哪里摘的菊花,看起来竟然有些奇怪,不过,看在他不敢再轻举妄动的份上,我的脸色才稍稍好看了些。

她爸妈看我欺负他儿子,特不顺眼,但也没表现出来。可能觉得我是他们买来的,但又惦记着我给他们家生孩子,见我肚子一直没动静也急的慌。

我想,你们急就急,跟我半点关系没有,这个地方实在是愚昧至极,我一定会想办法逃出去的!

可是没有想到,后来他们居然半夜把我绑在床上,让他儿子弄我。

我心头愤怒羞辱交加,死活不愿意,还咬了他儿子的肩膀,他儿子傻傻的也弄不过我。后来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颜色发红的怪汤,逼着我喝了几次。从那之后,我的身子每晚都会发热,居然开始想做那事了。

我就开始有点怕了,想着以后真的忍不住跟他发生关系,生孩子留在这个村子里,那就真完蛋了!

这种地方可是能埋没人一生的地方啊,何其可怕。

再加上我可是大一的女大学生,生命中有一万个可能,而且我想要的可是骑着白马来迎娶我的王子,怎么能是这个又丑又傻的哑巴!于是我开始尝试逃跑,但每次都被他父母联合村民抓了回来。

我跑得筋疲力尽,还折腾了一身的小伤。每次都以为自己能逃过他们的追捕,可每次都被硬生生地抓了回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即使是三更半夜,我跑出去他们不一会儿就会追上来。可是明明我已经跑了很远,他们却像是几分钟就赶到了一般。

更奇怪的是,有一次感觉自己已经逃离了这个村子,可是一回头,居然还在原地。

难道这真是命吗?

就这样,时间久了,我开始屈服于命,看着樊生这个老实人,也就慢慢的接受他了。心想,既然逃不过了,就先这样吧,樊生虽然长得丑,但是对我也算是不错的,这些日子以来,总知道陆陆续续给我找一些他认为好吃好玩的东西。

也许在大城市里,能找到一个死心蹋地的人也不是容易吧。与其这样一次次地逃跑,然后被抓,还不如认了命。最终,我答应了他父母跟他成婚,那时候我以为这辈子我都会陪在这个哑巴的身边。

但没想到的是,婚礼第一天晚上就出了事!

婚礼当天,村里少有的热闹,村民脸上笑的特古怪,让人感觉浑身发麻的那种,我当时还以为他们肯定是在笑我嫁给了个哑巴……

不过,反正这都已经是事实了,我也懒得再去理。

拜堂结束,她妈神神秘秘的从里屋又端了一碗红汤,这次颜色更深,走到我面前,温和一笑,对我说:兰兰啊,今天是你跟我儿子新婚夜,这是我们这的规矩,今晚这汤你得喝下!

因为之前被他们逼着喝过,感觉特难喝,而且喝完后浑身有反应,自己还是有点抵触,但全村的人都在看着,我又不好抵触,最后只好咬牙把这红汤给喝了下去,刚喝下一股恶心的感觉从嘴里都快翻了出来,还带了点腥味。

喝下去后,我明显感觉自己的身体里有一团热气在燃烧,感觉湿哒哒的,脸跟耳朵早已经红透了,感觉晕晕呼呼的,仿佛飘在云上,又像踩在棉花里。

樊生看着我白里透红的脸,笑得像朵太阳花似的。

没想到今晚这一碗东西的药效这么厉害,指定是他们想今晚一定要成事所以加大了剂量。

不过,因为之前已经想通了,也顾不上这么多,反正横竖还不是要成他们的人。

很快,客人都散去了,我被送到了布置好的婚房里。说是婚房,其实也是非常简单,只是粘贴了一些红纸,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花纹,我也没有心思去细看。

不久,樊生也进了来,他刚进门,便一把将我给抱了起来,然后关上门,把我丢在了床榻上。

我被他这么突然地一抱,惊呼了一声,刚想叫他轻柔点,却见他双眼像是发出了光一般,迅速的将我的衣服给扒光,像饿了好久的狼一般扑了上来。

我本能的推着他的肩膀,就跟往常一样,但哪里知道他竟然无一点平时的怯慢,而是变得特别的凶猛,丝毫不顾及我的感受,一把将我按住,一件件地撕去了我的衣服……

我以前还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看着压到身上来的樊生,一时之间竟然有些害怕,心里慌慌的也不知道怎么好,只睁着双眼呆呆地看着他。不过,那一碗红汤似乎发挥了一点作用,让我变得有些期盼,脸颊像着火了一般发着烫,更觉得全身空荡荡的,总想有个什么东西满足自己。

他一把将我紧紧的抱住亲吻,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只僵硬着,心想这哑巴也不算太笨。

他亲了后,把我平放在床榻上,从上而下,慢慢的亲吻着我的每一寸肌肤,我浑身感觉痒痒的,眼神微闭,居然有了一丝满足,浑身热度急剧上身,那一刻我没控制住,伸出手一把搂着樊生的头。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是那个样子的,樊生显得也特兴奋,立马用手解开腰带,将衣服给脱了,露着非常宽厚的肩膀。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身体,心跳得非常快,那一刻几乎忘了自己是谁,期待他能跟一个狂野的男人一般征服我……

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在关键时刻,他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我正奇怪,微微睁开了眼看他,“怎么了?”

没想到他喉咙里竟然爆发出一声粗吼,浑身变得僵硬,猛的往后一倒。

这个樊生,这个时候要搞什么鬼?

我转身过去拍了他的胳膊,喊了他的名字,但他一点反应都没,眼神呆滞,我当时就在寻思着这么两下就不行了?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但我想着可能是他太紧张才这样,可能后续会好一些,所以我也没多说什么。

不过,想不到我的新婚洞房时竟然会这么无趣,这哑巴说不了话,也不能安慰几句!

心里有点不爽快,便准备转过身去睡觉,可是一个翻身却又突然碰到了樊生的身子,这一碰不要紧,却是让我心里涌过一种不好的预感,因为感觉樊生的身体竟然比正常人的体温低了很多,也不像刚才那般炽热,此时就跟冰块一样发着寒气。

我猛的从床上坐起来,然后看着他的脖子,脸,全身都开始渐渐地变得淤青起来。

我吓了一跳,伸手晃了他的胳膊,他依旧一动不动,像是条死了的鱼一般。再仔细一看,便发现他的脸色已经发白如纸,两只大眼也翻白了。

吓得我尖叫起来,急忙连滚带爬地下床,跑到外面,把她父母给喊到了房间。

他父母一听便匆匆进了来,神色诡异,急忙上来问我怎么回事?我吓得面色惨白,说不出话来,指着床上已经僵硬的樊生。

他父亲赶紧上前,发现他儿子浑身冰寒,吓得也大惊失色,之后他们两人就把他儿子连夜送到了村里郎中家里。

我们在外面等了没多久,一个肥头大耳的老郎中从屋子里出来,叹了口气,说人已经死了,就算是神仙来了也救不活,你们这种做法实在是太冒险了!

什么做法?难道是那红汤?到底他们背后做了什么?我看着他爸妈脸上的神情不对,按照道理来说儿子死了应该鬼哭狼嚎,但他们并没有,只是情绪低落,然后在门口发了会儿呆,他妈最后说了三个字:认命吧……

认命?我当时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一个好端端的老实人怎么突然在跟我同房的时候暴毙身亡?这个想法也只是在脑子里一闪而过,我问过他们但他们什么也没给我透露。

樊生就这样无端端地死了。

不过,樊生死后,我就成了村子里的寡妇。

我躺在新婚的床榻上,看着天花板,心想本来自己被拐卖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小山村已经够倒霉了,没想到现在居然还要守活寡。

然而这还是我悲惨遭遇的开端,自从樊生死了后,村民们总用一种非常阴邪的眼神看我,看到我就跟看见魔鬼一样。

一个月后,我被樊生父母给卖了,卖给了同村的一个光棍老头,年纪很大,看上去非常猥琐,我刚开始不愿意,但他们就强行把我拽着送到了他家,老头给了他们三万的彩礼。

他们拿着钱走了后,老头怕我跑了,上来就把门给反锁住,然后拿着绳子将我给绑在床上,将衣服快速脱光,狼吞虎咽的盯着我,而且他完全不懂温柔,非常暴力,想在没有任何前戏的情况下跟我发生关系。

我死死地睁着一双眼,心里真是连想死的心都有了。那樊生虽说是个哑巴,便也算是个年轻人。虽然有点傻气,也知道对我好。

可是眼下这个老头,如何叫我甘心!

不过,身上被他绑得结实,也是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

然而在他脱了裤子,趴在我的身上的时候,突然,跟之前一样的场景出现了,他嘴巴开始不断的抽搐起来,接着身子开始变得僵硬,猛的咧着头往边上一倒,浑身发颤。

我吓得浑身一哆嗦,呆呆地看着他,连声音也发不出来。他就跟被什么着魔一般,特别痛苦,两只手不断的深入到自己的嘴巴里,然后往外扣,嘴里支支吾吾的想说着什么,但一个字都没蹦出来。

到后面,他就跟疯了一样,用手锁住自己的脖子,昂着头,猛的一锁,当着我的面,嘴角流出大量的白色口沫,再也没了动静,保持着那扭曲的姿势,无比地吓人。

我被眼前的景象吓得骨悚然,开始拼命地喊救命,但半夜谁也听不见,也没有人过来看一眼。

我急的在床上磨蹭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绳子给磨断,失魂落魄地从老头子家跑了出去。

夜很黑,没一点月光,外面吹起了寒风,家家户户就跟死一样的寂静,偶尔传来几声家犬的嗷叫……

我跑出去后,几乎没一点方向,在村子里兜了好几圈,但都像之前那般绕了回来,逃离不开这个鬼地方。

到了下半夜我害怕得瑟瑟发抖,想着这一连串离奇的事件发生在我的身上,感觉既不可思议又无比地惊悚,走路的时候两条腿都像筛糠的一般。

后来我兜转了一番,还是回去找樊生的父母,毕竟现在只能找他们了。半夜我敲响了门,敲了很长时间,他们才醒,但看是我,死活不让我进来,似乎有点害怕我一般,让我赶紧回老头家,我的事情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后来呢,他们不让我进去,我又不敢回老头家,就在村子外面找了空地呆了一晚。

第二天大清早,老头子死的事情村民全都知道了,这事情闹出来后,我就跟一个扫把星一样,在村里特别不受待见,甚至被人指指点点,就连小孩也骂我是灾星,还骂我滚远点。

之后老头下葬后,我一个人住在他家,日子过的特别辛苦,度日如年。

但中间我听闻了一些关于红汤的秘密,让我更加不寒而栗,也是从村民口中打听得来的,其实红汤根本就不是汤,也不是我想的提升性.欲的药,而是祠堂里供奉的一具干尸身上的肉,经熬煮后所成的血水。樊生爸妈给我喝这个,也是听从村里慈婆(算命的婆婆)的意思,说给我喝了就会对他儿子服服帖帖的。

我知道这事后,一想着自己喝下去的是干尸的肉水,差点把胃都给吐了出来,恶心得无法形容。然而奇怪的事却没有因为樊生与老头而结束,而是接踵而来。

这天夜里我一个人洗澡结束,躺在床上刚睡了没多久,突然隐约感觉自己身上被什么给压住,动弹不得,心里正慌乱一团,不知所以然。

衣服好像被人拉了下去,想叫又叫不出来,好像被一种巨大的力量制压着,毫无反抗之力。

衣服被拉下去不久,下面就传来一阵难忍的疼痛,我好像情不自禁地呻呤了一声,又好像没有,正疑惑着,浑身突然上下打了一个机灵,紧接着一个湿滑阴冷的东西便进入了我的身子……

未完待续,点下方阅读原文,后续更精彩

↓↓↓↓↓

100000+ 分享给好友
标签: 男人  全村  拐卖  深山  女大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