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诉潜规则,拒绝张艺谋,今又错过魏璎珞,她真没有大红的命?

100000+ 2018-09-13 09:00 娱乐扒姬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延禧攻略》火到了香港。


前两天富察皇后在香港跳了楼,昨儿个秦岚去香港,机场一现身,周身便都是长枪短炮,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



甚至港媒都开始编排高贵妃谭卓、海兰察王冠逸的“黑历史”了。


瞧这标题↓



连带着于正又飘了,开始搞事情了。


去跑宣传的时候,张嘴就说吴谨言曾是他心中的小龙女的第一人选,但因为一些原因错过了。


于正到底还是于正,炒作功底一流,无论拍的戏好不好看,都是彻头彻尾的商人。



但互联网就这点不好,白纸黑字都是有记录的↓




拉了陈妍希下水,于正又来cue杨蓉。


他说吴谨言选择《延禧攻略》正是因为她签约时袁姗姗到期,而杨蓉又不想演,才得到了这个角色。而众所周知吃瓜群众对杨蓉一个很大的兴趣点,便是她有颜值有演技,却戏红人不红。



于是乎于正这一爆料,各方都在感慨,杨蓉错过魏璎珞,又错过了一次大爆的机会,真真是小火靠捧,大红靠命。


于正这话真不真暂且不提,今儿来聊聊杨蓉始终没有大爆,究竟是命运使然,还是性格使然?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这话其实一定程度上是身处逆境的人,把致使自己困境的原因,悉数归咎到了命运头上。


我很欣赏杨蓉的一点,便是她从不这样讲。



曾有记者去采访她,含蓄的问她怎么看待有些明星戏红人不红。


杨蓉答的干脆,回了句:性格决定命运。


是的,她多次跟大红的机会擦肩而过,并不全然是命运使然,因为这首先,是她自己做出的抉择。



杨蓉是有演技的那类女演员,这点大抵是公认的。


《少年天子》里的佟腊月以及《少年包青天》中的小风筝,应该都是不少人年少时的回忆。


演过一两个被观众记挂十几年的角色,这于一个演员来讲,其实也算是莫大的肯定。但杨蓉跟大红大紫这四个字,也自始至终还差点距离。



她入行早,15岁就在谢晋执导的电影《鸦片战争》中,饰演一个小丫鬟。


能有机缘演这么一个角色,得益于杨蓉当时正就读于谢晋的谢晋恒通明星学校。有大导演谢晋坐镇,这学校还走出来过不少大明星,像赵薇、范冰冰等。



虽比不得赵薇一出道便大红大紫,杨蓉的开局也还不错。一年后,她便以特招生的身份进入了上海戏剧学院就读,并在那里遇见了于正。


包括冯绍峰、严宽、佟大为都是她的同班同学。


那时候,杨蓉还不到16岁。就连大学老师也特别看好她的发展,常常对她说:“杨蓉你比其他同学都有优势,因为你年纪小。”



但年少懵懂,她浑然不觉。


那年月还因年龄小,心直口快,开罪了佟大为。


姑娘家脸皮薄,做错了事儿,也不敢面对。一直到很多年后,她在北京一个聚会上,跟佟大为他乡又重逢,才又冰释前嫌。



起初她显得非常尴尬,因为心虚,还是佟大为打开了话匣子,向她张开了怀抱,说“蓉蓉,过来抱抱我”,终于多年恩怨一朝消散。



从这也可以看出,十几岁便离开云南独自前往上海学表演的杨蓉,在为人处事这个层面还是缺了点的,至少她是做不来像她师姐赵薇那般八面玲珑,面面俱到的。


这也为她日后的事业发展,埋下了不少的隐患。



就读上戏的第一年,杨蓉便在《万里晴空》里担正了。


但也可能是这一路走来太过顺利,杨蓉身上便缺了一点,一定要为自己争取什么的焦虑感。


未几,赵宝刚导演到上戏为《像雾像雨又像风》选女主角,副导演通知她和师姐罗海琼去试镜。杨蓉一看表已经晚上9点半了,就回话说要不然明天吧。



第二天傍晚下了课她赶过去。


但剧组此时已经和罗海琼签了约。赵宝刚看她条件不错,给了她一张名片,嘱咐杨蓉如果到北京可以和他联系,也许有机会合作。


那张名片杨蓉一直留着,但自此后,却从未拨过上面的电话号码。



这不是杨蓉第一次错过大导演的戏。


她说她是个原地等机会上门的人,甚至机会来了,都不一定愿意去碰。


“我太懒了!懒到什么程度?非得一张馅饼端端正正地砸在我头上,我才肯张嘴吃一口。哪怕这饼掉在我面前,伸手就能抓起来,我都懒得动。以前年纪也小,缺乏进取意识,很多机会就像那块掉在我面前的馅饼一样,只要我努力一下就是我的,但是我都放弃了。”



2000年3月,张艺谋为其新片《幸福时光》选女主角,搞了一次轰轰烈烈的选角运动,吸引了4万余个希冀自己成为“谋女郎”的女孩报名。


当时《幸福时光》的剧组主动联系了杨蓉,对她说,想找她拍个广告,是最有名的导演拍,请她过来试镜。


但她说对广告不感兴趣,于是拒绝了,最后这个角色张艺谋斟酌了三次,定了董洁。



错过了《幸福时光》,她阴差阳错去拍了《少年天子》,自此后,她开始小有了名气。


很多戏都来找过她,但是她都没接,其中就有捧红孙俪的《玉观音》。



当时海岩是有很大意愿想请她来演安心这一角色的,因为杨蓉的出生地云南保山,也正是剧中安心的出生地。


但在上海生活多年的杨蓉一听要去北京拍戏,便拒绝了,因为北京太远了,她便不想去。


她想得是先做点别的,在上海开家店,卖水晶或是卖玉石。可是她很快发现,自己手不能拎、肩不能扛,除了演戏什么都不会。



在悲哀与恐慌中,杨蓉开始反思自己的问题,也开始正视从事这个行业要面临的现实问题:名气。


可机会不等人,女演员的黄金年龄,也就那么几年,错过了,便要花费更大的力气,使更大的劲儿,去追,去赶。



这之后的七八年,杨蓉演了不少戏的女主角,但一直没甚水花。在未与老同学于正重逢前,她的微博粉丝稳定的维系在几万出头。


但搭上了老同学于正之后,她的戏路宽了一点。


常有人讲,于正捧红了杨蓉,这话没错。但于正跟杨蓉之间的合作,其实起于于正求杨蓉帮忙。



那是2010年,自称横店“悲情剧王子”的于正,要筹拍一部叫《欢喜婆婆俏媳妇》的古装剧。


但临开机前,原本定好的女二号来不了了,杨蓉因着老同学的交情,赶着来救场了。


这个角色完全有别于杨蓉此前演过的角色,她牺牲还挺大。


戏中她演朱八姐,一个靠养鸡为生,嫁了八次都没有嫁出去,还内心自卑“恨嫁女”,总归不是什么好角色,否则,原来的女二号,也不会临阵脱逃。



见杨蓉如此这般不介意形象,于正拍《宫2》的时候,又找上了杨蓉,这次是一个大反派。


杨蓉看完剧本之后,非常抗拒,很直接的告诉于正她演不了。


于正劝她说,“你演过那么多的戏,为什么观众对你的认知度还是很低呢?可能演坏女人是一个不错的尝试。”



在演艺圈摸爬滚打这么些年,要说杨蓉全没有一点想红的野心也是不存在的。


冲着《宫1》的名气,又加之于正的反复劝说,杨蓉心动了,她咬着牙以“坏女人”的身份踏入了片场。


最后,她又有了热度,找上门来的片子也多了。



比如,习辛的《二叔》,但这剧最后换角了。


当时于正出来替杨蓉出头,连发微博,吐槽旗下某女演员遭遇陪酒事件:“进组第一天被导演叫去陪酒,拒绝后,导演以身高太矮为由将她换掉,并急切赶其离组。”


随后习辛将于正告上了法庭,还胜诉了。



此后习辛说起于正也一度愤怒难平,表示:“不能容忍于正牺牲别人的荣誉去炒作自己”,并出面指责杨蓉耍大牌,对工作十分怠慢。


于是这事儿发飙的是于正,背大锅的却还是杨蓉。


后来杨蓉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走出那段风口浪尖的日子。



日子虽不好过,戏还是要演的。


《宫锁珠帘》、《陆贞传奇》、《云中歌》,她把自己彻底交给于正,坏女人一个接一个演,成了于正御用的“万年女二”,也一度被定型。



她这人又比较佛,不争不抢的。去年好不容易要在于正手底下担正演女主,临上阵前,却因名气不如关晓彤,被于正换掉。


事后于正解释,说杨蓉被换角,其实一早就知道,她表示了理解。



但杨蓉自己却有另一番说词。在接受《人物》采访的时候,她说她是在微博和大家同一时间知道的,得知被换的那一刻,她也非常生气:


“不是因为曾经允诺我的角色换了别人,而是他居然事先都没有跟我说一声就直接对外公布了,我是不是他的艺人?我是不是他的朋友?”



心酸伐?


但她转过头来,在微博上安慰粉丝,并祝福了《凤囚凰》开机大吉。


佛,真佛。


也难怪于正会感慨,杨蓉太好合作了,没什么毛病。



如今又跟《延禧攻略》擦肩而过,的确挺唏嘘的。不过前面也讲了,这终归都是杨蓉自己的选择。


人生福祸难料,她不拍《延禧》拍《沙海》,大抵起初想得也是不愿意再被“坏女人”这个标签定型。



但37岁回过头来演偶像剧,风险也是极大的。


观众对她在《沙海》里的评价好坏参半,无外乎,梁湾这个角色太过傻白甜,与此同时她又过了演偶像剧的年龄,当真是时不我待。



年轻时,她有大把大把的机会,但身在狼群,却并没有那种两眼发绿,饿狼扑食般的野心,于是平白错过了许多机缘。



如今她终于开窍,意识到了只有足够高的名气,才能得到圈内人的认可,才能演你想演的角色,塑造你想塑造的角色,但却始终差一口气。


她说她想一直演到60岁,当一个真正的演员,而不是当一个明星。


因为她在谢晋那辈老艺术家身上学到的是,“认认真真演戏,清清白白做人”。所以她入行这么多年来,始终对感情一事儿守口如瓶。



她不够圆滑,野心也不够大。


但我真心希望,像杨蓉这样真有演技,也一心想好戏的女演员,未来的路能好好走。


也很期待她能绝地反击,晋升为钮钴禄·杨蓉!




八卦复习戳这里


她的无P图丑得不敢认?呵呵。


深陷捉奸门,还曾是佘诗曼手下败将,她如今凭什么逆袭?




听说看完文章,三秒内点赞的宝贝,会变瘦变美哟!!!



100000+ 分享给好友
标签: 张艺谋  错过  拒绝  璎珞  潜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