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看到多远的过去,就能抵达多远的未来

100000+ 2017-12-14 08:01 河北发布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今天是南京大屠杀80周年纪念日,

也是第四个国家公祭日。



此时的我们,是否尝试过,在同样的地点,去感知1937年12月的他们?南京大学、中山门、中华门、挹江门…又一年国家公祭日,让我们一起穿越回1937年冬天的南京。




一起穿越回1937年

冬天的南京

南京中华门


1937年12月12日中华门防线被攻破。

现如今,车流匆匆,南京人平静温暖地生活。


南京中华门瓮城


1937年12月,这座古老的城门历经炮火,伤痕累累。

现如今,瓮城成为5A级景区,孩子认真聆听历史。


南京中山陵


1937年12月13日,24位中山陵警卫官兵壮烈牺牲。

现如今,游人碑前合影。国家无恙逝者安息。


南京总统府


1937年12月13日,国民政府被日军占领,灾难降临。

现如今,门前人流如织,盛世安好。


南京中山门


1937年12月17日,日军举行入城仪式,血腥屠城。

现如今,城门巍峨,梧桐成荫。


南京总统府内广场


1937年12月,日军在国民政府广场举行入城祭告式。

现如今,山河复原,再不见当年侵略者的足迹。


南京江南贡院明远楼


1937年12月,当时的南京市政府被日本侵略者占领。

现如今,新建科举博物馆,黛瓦白墙,雅致安然。


南京师范大学教学楼


1938年3月,南京的难民儿童。这些笑容珍贵动人。

现如今,绿树成荫揭过历史的苦难。


南京师范大学音乐学院


1938年,女孩排成队日军暴行肆虐。

现如今,当年的战栗云散烟消。


国家公祭日
与死亡相比,他们更怕被遗忘


1937年12月13日至1938年1月

6周时间,30多万同胞遇害

以秒来计算,12秒钟一个生命被剥夺



南京大屠杀

是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目前,登记在册幸存者已不足百人。

幸存者是见证侵华日军暴行的铁证,是活着的历史证人。时光流逝,幸存者逐渐老去,但是历史会永存!

湖北女子冒死写下大屠杀日记


 

程瑞芳是湖北人,早年从武昌护士学校毕业,后一直在南京工作。南京大屠杀前,程瑞芳应邀担任金陵女大舍监(宿舍管理员)。


正是她,以日记形式记录下南京大屠杀,使之成为揭露这场暴行的重要铁证


1937年12月17日夜晚,一队日本兵以搜查中国士兵为借口,闯入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简称金陵女大,现南京师范大学前身),强行带走10多名年轻女学生。


“现在是十二点钟,坐此写日记不能睡,因今晚尝过亡国奴的味道。这种亡国奴的苦真难受,我要自杀……今晚拖去11个姑娘,不知托(拖)到何处(强奸),我要哭了,这些姑娘将来如何?……”


昏黄灯光下,偷偷写下这段日记的,是时年62岁的程瑞芳 。


从1937年12月8日到1938年3月1日,前后历时84天共写下3万余字



在日记里,程瑞芳多次强调,自己记录的是日本人的“罪证”。


抗战胜利后,程瑞芳曾远赴日本,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作证。她列举了亲眼看到的日军在校园里强奸、抢劫、杀人的种种证据,控诉了日军在南京犯下的滔天罪行。


《程瑞芳日记》与《拉贝日记》《魏特琳日记》《东史郎日记》互相印证,成为揭露南京大屠杀罪行的重要铁证,填补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料中的一个空白


2001年,尘封半个多世纪后,这本泛黄的日记被偶然发现。如今,这本日记被珍藏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黑暗中的人性光芒


在南京大屠杀那段腥风血雨的日子里,一批国际义士冒着生命危险留在南京,利用中立国国民和国际红十字会委员等特殊身份设立南京国际安全区,竭尽所能保护了25万多中国难民。他们以担当、坚守与抗争诠释了人性光辉,将永远为世人所铭记!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部分成员合影 左起为:福斯特、米尔斯、拉贝、斯迈思、施佩林、费奇


约翰·拉贝:难民眼中的“活菩萨”


约翰·拉贝1882年出生于德国汉堡,1908年来到中国,他在中国生活了近30年,与中国人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1937年日军进攻南京前夕,拉贝先生和十几位外籍人士共同发起建立南京安全区,拉贝先生被推选为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他们设立的南京安全区,为25万多中国百姓提供了暂时栖息避难的场所。


拉贝先生还在他的日记和其他文字中,记述了日军在南京犯下的一桩桩令人发指的暴行。他书写的《拉贝日记》成为控诉日军罪行最重要、最详实的史料之一。


他在1938年4月回到德国后连续举行报告会,向德国当局呈送书面报告,继续对日军的罪行进行揭露。


约翰·马吉:用16毫米摄影机秘密拍摄日军暴行


1912年,约翰·马吉作为美国圣公会的牧师,被派来中国传教。


1937年11月,马吉先生留在南京,先后担任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委员和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分会主席,参与救助南京难民和受伤的中国军人。


约翰·马吉(右二)、约翰·拉贝(右三)在南京安全区总部前与同事合影


马吉先生还冒着生命危险,用16毫米摄影机秘密拍摄日军暴行,这些珍贵的影像成为揭露日军暴行的铁证。


约翰·马吉拍摄的夏淑琴一家受害后的照片


1946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东京审判日本战犯,马吉先生出庭作证。


罗伯特· 威尔逊:南京城内唯一的外科医生


罗伯特·威尔逊1906年出生于南京。1936年,他在取得哈佛大学医学博士学位后来到南京鼓楼医院,担任外科主治医师。


南京沦陷前夕,威尔逊选择留下。南京大屠杀期间,他是南京城内唯一的外科医生。


威尔逊的手术任务十分繁重,仅在12月14日这一天,他就做了11台手术。到12月18日,需要他直接治疗的伤员多达150人。


威尔逊医生救治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秀英


由于长期的精神压力和超负荷工作,威尔逊的身体严重透支,他的后半生几乎是在病痛中度过的。


在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中,他率先出庭作证。


明妮·魏特琳:妇女与儿童的守护者


明妮·魏特琳1886年9月出生于美国,她的中文名叫华群。1919年,魏特琳女士应聘到南京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工作。


南京大屠杀期间,她担任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美籍教务长、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分会委员、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难民收容所所长。


南京大屠杀期间,魏特琳女士参与救助了上万名妇女和儿童。她还每天记录日军在南京的暴行,这些文字材料后来被编成《魏特琳日记》,该书成为揭露日军暴行的有力证据。


魏特琳女士(前左四)与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难民收容所部分工作人员合影


由于过度的疲劳与长期的精神压力,使她患上了严重的精神忧郁症。1941年5月14日,她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年仅55岁。


魏特琳曾说:“如果能再生一次,我还要为中国人服务。”在她的墓碑上,刻着四个汉字——金陵永生。


……


对他们的人道精神和无畏义举,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如果没有对苦难刻骨的记忆

你不会明白复兴中华的可贵

有人问,

为什么我们不能忘记南京大屠杀?

这句话说出了全部的意义:

你能看到多远的过去,

就能抵达多远的未来。



昭昭前事,惕惕后人。

为那场“国殇”祭奠!

牢记历史,守望和平!



出处|军报记者、荆楚网、江苏新闻

编辑|杨扬


100000+ 分享给好友
标签: 未来  多远  抵达  就能  你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