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视造假水太深,别样保护费缘何而来?

100000+ 2018-09-19 09:01 知著网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收视率,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再次被摆上了台面。

因为这次它惹怒了宝刀未老的名导演,也终将玩火自焚。

9月15日,曾执导过多部史诗大戏,多次获得白玉兰奖的著名导演郭靖宇(《打狗棍》《铁梨花》《高纬度战栗》等)在微博上发表长文控诉收视率造假黑幕。直指其指导电视剧《娘道》被要求购买收视率。此文一出,引起无数同行响应,收视率造假的遮羞布再一次被揭开。

著名导演郭靖宇斥收视率造假

郭靖宇在名为《起来,与操纵收视率的黑幕决一死战》的长文中说,其在2016年就制作完成,并在2017年与电视台签订合同的民国年代剧《娘道》,迟迟未能排片播出是因为其不愿意买电视台的收视率。而据某位“操纵收视率”的大神所言,每集售价仅130万的片子,需要花90万一集,合计7200万高价充当“保护费”,为剧集保驾护航。

郭靖宇微博长文揭示行业潜规则

不仅如此,《娘道》的豆瓣评分也疑似被水军黑,在北京卫视等频道收视率破1的同时,豆瓣评分仅为3.5,短评几乎是一边倒的一星,“不符合社会主义价值观”“又是那一帮人能不能不拍了”。

《娘道》豆瓣评分疑似遭水军黑

对此多数网友纷纷表示“豆瓣评分已经失去了其标杆价值”“是不是好剧应该观众说了算”。

此次郭靖宇的实名举报,可以说是长期遭受行业潜规则不公平对待的爆发,却也掀起了一阵整治风暴。

目前,广电总局、人民网央视网等发表声明“规范收视数据应用行为,不得将收视率作为购片价格唯一依据”

多家卫视也纷纷表态,湖南卫视“恢复行业良好生态,呼吁绿色收视”;

湖南卫视等声明反对数据造假

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声明“抵制收视率造假行为”。

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抵制收视率造假

电视剧市场不造假就难以生存吗?收视率造假缘何而来?行业声明抵制真能救得了这别样的潜规则吗?

收视率生态:不假不成活?

收视率造假其实并非新鲜话题,在中国电视剧蓬勃发展的几十年以来,它,也俨然从不可明说的地下交易,开始日渐猖狂走上台面。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在2016年接受专访时就明确表示“大部分电视收视率都是假的,电视市场已经进入收视率不造假就无法生存的地步”。果真是如此吗?

光线老板谈收视率造假

据网上曝光的一份收视率作假大事记,2006年至2018年,陆续有收视率异样现象产生。2013年9月,湖南卫视热播剧在部分地区的收视率为0,2014年4月,北京卫视被挤出本地前十,疑似样本户遭受“污染”。

此前备受瞩目,在湖南卫视黄金档播出的《天盛长歌》同样,虽然市场口碑极好,收视率却在持续下滑,而9月9日,《天盛长歌》也因收视率太差,将从原定的70集删减至56集,提前下架。

口碑大剧《天盛长歌》被删减剧集

有网友质疑浙江卫视的《扶摇》收视率造假,7月10日-11日,《扶摇》在广州地区的收视异常暴增563.1%,南京地区暴增227%。而于早间播出的电视剧《最美是你》破2,数据异动令人咂舌。

《扶摇》疑似收视率造假

而就在郭靖宇公开发博之际,多位导演编剧、演员也声称遭遇同样待遇。

演员赵立新称“豆瓣喜提8分,收视惨淡成真,敢不俯首称臣,让你有缘难伸”。

多名影视从业者曾遭遇收视黑幕

导演陆川说同行朋友曾被要求将每集40万的收视率购买费打入指定公司,否则将收不到电视台尾款。

编剧李亚玲感叹说“两年过去了除了买收视的钱暴涨一倍,从50万涨到100万,其他什么都没变”。

导演陈思诚声援郭靖宇

制片人亦昆透露,“签约的时候你需要有保几争几的排名保证,如果收视率上不去,尾款就不打给你,而头款又被拿去买收视率了”。

电视剧收视率造假乱象丛生,似乎只有买了收视率才能敲开第一扇门。然而这扇门的代价却是如此之大。据业内人士称,单集100万的剧集,70%的钱将要用于购买收视率。而据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估算,全国排行前20的卫视频道每年播出13000集电视剧,从事收视率造假的黑手每年可以获利高达40多亿。收视率成本也从2006年的2万一集涨至今天的90万。

网友反对收视率作假

有人说,好的剧集可以不用在意收视率,但是亲身试验者诸如《天盛长歌》《娘道》等,随之而来的便是排片延后,卫视宣传力度不足。在网络聚焦时代,没有排片,缺乏充分网络曝光,便失去了话题效应,没有了热搜便意味着注意力的丧失,随之而来是广告商、电视台的折损,最终可能面对的就是撤档止损的结果。

收视率成电视剧的保护费?

收视率造假,如同老树顽疾,延绵不断,可是为什么行业人士仍争先恐后将赌注放在这小小的数据上呢?收视率造假原因究竟为何?

想要辨明收视率造假动机,还需要认清收视率究竟是什么?简单而言收视率是衡量作品传播效果的指标,它通过记录一部剧集、节目观看人数,观看时间等量化指标,从而一定程度反映其在观众心里的热门程度。

收视率是量化数据指标

然而收视率并不能直接反映一部剧集整体质量的高低。例如暑假热播的探险题材剧《沙海》虽然被反映剧集大量注水,拖慢节奏,主角变配角等,但是总体播放量仍旧突破50亿。

电视剧《沙海》注水

然而,从行业内看,收视率也具有经济性质。就电视台而言,一部作品的收视率意味着其受众范围和观看数量,而媒体的盈利逻辑便是通过生产免费作品获得观众注意力,积累稳定用户群,从而贩卖用户群给广告商,获得经济利润。因此收视率便开始与广告商挂钩,与电视台盈利能力挂钩。于是,一旦利益参与其中,收视率造假现象便滋生开来。

收视率被称为“行业货币”

收视率高的剧集相应的广告价位也水涨船高,电视台的盈利额也随之攀升,如同热搜买榜一般,在高收视噱头的作用下,被迷惑的观众注意力随之聚焦,于是烂戏当道,顺其自然。

不仅对电视台有利,对出品方而言,购买收视率如同底线保障,足够的曝光度至少可以通过话题效应,挽回部分粉丝观众,也是获得后续赞助投资的保障。而广告商方面,剧集的好坏并非评判投资目标的主要依据,足够的注意力才是,因此即使烂如《谈判官》《甜蜜暴击》依旧可以占据主要频道资源。

收视率数据被多方操控

造假于多方有利,共谋行为自然产生。可是造假究竟为何如此猖獗?其重要原因在于造假成本的低廉。一般情况,除了收买贿赂用户,造成样本污染外,篡改数据是最简单直接的作假方式。而目前我国的收视率数据公司仅有央视索福瑞一家,于是影响一家公司的数据成本之小在巨大利益前,犹如九牛一毛。缺乏认可度高的第三方数据监测平台的指标,就失去了比较衡量的标准,再加之诉讼问责的时间成本较高,成功率案例极少,造假之行极易发生。

谁能撼动别样潜规则?

伴随收视率日渐成为重要指标,造假现象也相继出现,从2009年官方发起严查收视率买卖两端人群,到2014年首个电视收视率国家标准出台,上方措施不断,下方造假现象却依旧屡禁不止。有人说为什么不能取消收视率呢?的确,收视率不作为唯一评判指标是一种调整思路,但是没有收视率,也是不可行的。

央视索福瑞一家独大

因为收视率仅仅作为一种量化数据,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作品的市场接触效果,它刻画了在一定时间内产品的效益如何,它代表了一部分市场的意见,可以指引出品方、平台调整制播思路和宣传策略。例如热播的仙侠电视剧《香蜜沉沉烬如霜》开播时由于主演及新人演员的流量不足,收视不佳,宣传策略的调整为其带来极大的曝光度。

电视剧《香蜜沉沉烬如霜》

因此收视率本身并没有错,错在于对于收视率的误用。而要想缓解此种现状,则需要多方评价体系的出现。一方面,更多建立第三方数据监测机构,进入主流评价市场,多样的数据体系将有利于对比分析,综合全面看待作品的市场潜力。同时针对数据公司的监督和管理机制也应该完善,法律成本的提高才能真正形成人们对于数据的尊重。

国内第三方数据公司占比不高

另外一方面,需要改变的是我们自己的评价体系。在这条复杂的利益链中关键一环便是观众买不买单,出品方需要电视台,电视台需要广告商,而最终广告商需要观众的注意力。因此建立观众自我的多元评价体系尤为重要。不仅是收视率,热搜榜,讨论度,更多关注剧集本身的质量,客观网友评价、理性影评等,才能让口碑胜过流量。

收视率自律公约

收视率造假从来不是唯一的遮羞布,其背后是影视圈庞大的数据造假乱象。从热搜榜,电影评分到网络播放量,而造假的驱动者是那些和数据牵连万般的利益,是人们对于数据的盲目崇拜。

数据从来不是作品唯一的评判标准,口碑才是。就如同此前爱奇艺撤销播放量显示一举,重要的不是数据指标的用或不用,而是人们评判体系的改变,因为当品质成为唯一的选择标准时,孰假孰真,当下立辨。 

本文图片源自网络

100000+ 分享给好友
标签: 收视  造假  缘何  保护费  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