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美洁︱恶人自有恶人磨

100000+ 2019-04-15 22:32 上海书评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万历野获编》



文︱徐美洁



《***梅》里***最是粗俗恶毒,但西门庆就吃她那一套,被她一番抢白后还能嘻笑颜开,月娘说他们是:“你两个铜盆撞了铁刷帚,常言恶人自有恶人磨,见了恶人没奈何。” (《***梅》第四十三回)另一个恶人陈经济,被月娘告后从牢里出来,生活无着,想起去寻半船货下落。反被吞货的前合伙人弟弟,一个泼皮杨二风追着打骂,逃回家中,连大气都不敢出。书中写:“正是嫩草怕霜霜怕日,恶人自有恶人磨。”(《***梅》第九十三回)


沈德符《万历野获编》记王世贞曾引用这条俗谚:


陆(起龙)有膂力,倔强使气,常与同里吴侍御慎庵之彦有违言,铸一铁简置怀袖,上刻:“此简专打吴之彦。”吴畏之,匿迹乡居不敢出。吴为王弇州从甥,偶问曰:“少白乃欲死我,甥有何罪?”王笑曰:“子诚无罪,但谚所云‘恶人自有恶人磨’,则二君是也。”吴***笑无以答。(卷八“顾文康陆少白”条)


清人杜文澜编《古谣谚》,转引此条,作文人隽语观。但这两位都是读书人,为何会被王世贞嘲“恶人自有恶人磨”呢?陆起龙,万历十一年朱国祚进士,黄州通判;吴之彦,隆庆五年张元忭榜进士,官至御史。进士出身,作为读书人的本分来说,已经做到顶级了,可说为人楷模。但人品这事,向来与学历是不挂钩的,就算考孔圣人语录的时代也一样。陆起龙在僧舍读书时,夜里饿了,就偷邻家的狗来吃,劈了佛像当柴烧,真是连无赖恶少也不如。吴之彦呢,则完全是一个骑墙派。


《明史·赵用贤传》整篇看下来,重头戏都是吴之彦这个反派的。赵用贤与他同年进士,两人就结成儿女亲家。然后就是万历朝的第一次***斗争:张居正夺情。赵用贤是反对张居正的重要人物,吴之彦一看风头不对,就不提迎娶赵用贤女儿的事了,对于催婚,只说庶子配不上嫡生女。女家等不了了,最后只能主动退婚。转眼到了万历二十一年,万历朝党争最大的一件事“争国本”又开始了。此时赵用贤早已官复原位,但又站在“三王并封”派,宰执王锡爵等人的对立面。


吴之彦因早年站错队,已罢官回家。这回就又抓住机会,上书告发赵用贤“毁婚”,其时离两家退婚已十三年,赵女早已结婚生子。看起来很荒谬的事由,但赵用贤的***生涯却就此终结。瞿汝稷为老师鸣不平道:“不争于未嫁之先,突争于抱子之后,实乘公之间而肆其毒。然公遂不能安其位矣。”(瞿汝稷《嘉议大夫吏部侍郎定宇赵公用贤行状》)鸣不平也没用呀,这只是权力强势的一方需要的结果,逻辑成不成立,告发者应不应该,留给你们讨论去吧。


赵用贤像


王世贞是看不到这位从甥万历二十一年的表现的(王卒于万历十八年),估计他的评价,是从张居正事件而来。此处可见元美不愧其史学家与文学家的头衔,对于吴之彦这样的人,也只有“恶人自有恶人磨”最适用了,指望人***的光辉照耀之处,利益与欲望都消退无形,然后世间就没有了骑墙派,没有了无理的告发,这个人就一定不是史学家,甚至,他也不能是文学家,一点都不幽默。你看人家沈德符,就懂得重新拈出王世贞的引谚,让那个“反小动物保***”恶人陆起龙,持着铁简追得他满地跑,算是解了一回气。也是,要么设计防御系统,要么看看表演,你又不是恶人,你磨得过恶人吗?



·END·


本文首发于《澎湃新闻·上海书评》,欢迎点击下载“澎湃新闻”app订阅。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访问《上海书评》主页(shrb.thepaper.cn)。

100000+ 分享给好友
标签: 恶人  徐美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