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填词有多野?

100000+ 2019-02-11 13:00 古墨社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古墨社

知古鉴今,唤醒***文化自信!

关注

文 | 彭敏

来源:彭敏先森(ID:pengmin3066)

古墨社


01


公元1057年,一个来自四川的才子心情不错。

在刚刚结束的全国高考当中,他一举……摘银,荣获……亚军。

他叫苏轼。


几家欢乐几家愁。

本次考试的主考官,却惹上了一点麻烦。

上千落榜考生气势汹汹地拦住他的车驾,当面给差评,打一星。来自五湖四海的脏话、丑话、黑话劈头盖脸,沸反盈天,群情激愤的程度堪比九百多年后,某吴姓男艺人把陪了他七年的小三送进监狱时。


这还不算。

主考官家里甚至收到了一份匿名快递,拆开来,是一篇情(画)真(圈)意(诅)切(咒)的雄文:《沉痛悼念欧阳修先生》。

是的,录取苏轼的主考官,正是《醉翁亭记》的作者,一代文豪欧阳修。


到底他做了什么?竟变成众矢之的,被骂出翔?

答案是:他在考试当中,临时改变了录取规则。


宋代高考取法唐代,写作文是最重要的得分项。

标准的高考作文,被称为“太学体”。


“太学体”有两大特征:

第一,体裁上使用骈文,讲究格律对仗,遣词造句那叫一个华丽缠绕。

举个例子,如果一个人老来得子,可以这么写:孕月老蚌,实生明珠;迟暮秋蝉,是生桂子。

漂亮吧?精致吧?

可是表达的效率是真特么低。***,急死个人!


第二,写作手法追求高逼格,不能随随便便就让人看懂了。

不信你看这一句:宵寐匪祯,札闼洪休。

是不是高端大气上档次?

知道它在说啥吗?

把每个字翻译成对应的常见字之后就是:(宵)夜(寐)梦(匪)不(祯)祥,(札)题(闼)门(洪)大(休)吉。

再看这一句:震霆无暇掩聪。

同样翻译出来就是:(震)迅(霆)雷(无)不(暇)及(掩)掩(聪)耳……


心累吗?


欧阳修非常反感这种低效、装x的文风,于是他大手一挥:“太学体”滚粗!都给我好好说话!


录取规则一变,选拔上来的人才自然是大异其趣。

这次高考作文***成效显著,影响深远。几年之间,风气为之一转。

那一届录取的考生,也被称为***高考史上最豪华的一届,光是入选了男子天团“唐宋八大家”的就有三位:苏轼、苏辙、曾巩,还有理学***程颢和张载(著名的横渠四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一代名臣曾布、章惇、吕惠卿。


听起来皆大欢喜,对吧?


但,只要是***,就会有牺牲品。

莘莘学子十载寒窗,吃透了“太学体”,满以为就要一举成名,勇攀人生***。结果到考试时被通知:高考作文***了……

你说他们想不想***?

更要命的是,当时的高考,四年才有一次。


难怪他们恨不得画个圈圈咒死欧阳修了。



02


高考***事件,并不是欧阳修一生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他仿佛自带招黑体质,被黑成翔只是个起步价。


《醉翁亭记》,是***学生人人会背的一篇文章。

这篇文章问世之后,火到什么程度呢?

用洛阳纸贵来形容,都太保守了。


《醉翁亭记》的拓本,被不法商贩随身携带,每经过一处关卡,本来需要花钱交税,商贩把税官叫到僻静处送他一本,对方欣喜若狂地就给放行了!

一篇文学作品,居然可以用来偷税漏税。

某范姓女艺人也想不出这么神仙的招数吧。


在讲《醉翁亭记》的创作背景时,语文老师一定会告诉你:欧阳修因为***耿直,三天两头针砭时弊,还加盟过范仲淹的“庆历新政”,得罪了很多***,于是遭馋被贬,在滁州写下这篇千古名作。

可是问题来了:***斗争的套路虽然历来都是借题发挥,但,处分***部,总要有个具体罪名吧?


比如,苏轼贬黄州是有诗文讥讽时政,韩愈贬潮州是谏迎佛骨、话说得太难听,柳宗元刘禹锡是因为永贞革新失败、大哥***。

欧阳修贬滁州的罪名是什么?


答案可能让你意想不到:***。

欧阳修被指控,和自己的外甥女张氏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



03


张氏是欧阳修妹妹前夫的女儿(所以严格来讲没有血缘关系),幼年时寄养在欧阳修家里。

因为貌美,所以***。

出嫁后,张氏与仆人通***,被丈夫扭送到官府。


原本是个不起眼的小案子,可当开封府尹偶然发现,***的渣女竟是欧阳修的外甥女,还在欧阳修家住过几年,他的眼睛里就射出了蓝幽幽的光。

以两位当朝宰相为首,不爽欧阳修的人像闻到血腥的鲨鱼,迅速集结在这个案子周围。

他们一顿操作猛如虎,以减轻处罚为诱饵,胁迫张氏把一盆污水,泼向了欧阳修。


你不是一身正气吗,你不是嫉恶如仇吗。来,脱掉裤子,让大家看看你***有多脏!


名人的桃色新闻本来就吸睛,何况还是和自己外甥女!

一时间,***鼎沸,朝野哗然。

热搜榜几度瘫痪。


可是,从头到尾就只有张氏一面之词,还属于陈年往事。

如何取信于人?


万万没想到,多年前欧阳修随手写下的一首小词,成了最给力的证据。


江南柳,叶小未成***。

人为丝轻那忍折,莺嫌枝嫩不胜吟。留著待春深。

十四五,闲抱琵琶寻。

阶上簸钱阶下走,恁时相见早留心。何况到如今。(《望江南》)


不得不承认,这首词的确是有点猥琐。

让人眼前出现这样一幕场景:一个油腻老男人,色眯眯地摸着小姑娘的手:***,我注意你很久了!

他们之间要没发生点什么,还真说不过去。


所幸,这种事在古代取证太难,到头来也定不了罪,欧阳修的***生涯没遭到毁灭***打击。

带着一身脏水,草草贬出京城了事。


以上,才是《醉翁亭记》完整的创作背景。



04


一个人修身洁行,却被指控***。

这说明,他的敌人真的很***。


可如果一个人修身洁行,却两次被指***,这又说明了什么?


年已花甲并且官居副宰相的欧阳修,怎么也想不到,一盆更大的污水,正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酝酿、***。


事情仍然由一个亲戚引起(你看,从古到今,亲戚都是很多人一生之敌)。

欧阳修夫人的堂弟薛良孺,在担任水部郎中时向朝廷举荐了一位京官。

没成想,这家伙贪赃枉法东窗事发,害得薛良孺也要负连带责任,乌纱帽岌岌可危。


一开始,薛良孺有恃无恐:***堂姐夫是副宰相,这点小事能把我怎么着!

欧阳修却拎得很清:越是******部,就越要起模范表率作用,亲戚,这件事,咱就照程序办吧。


获罪丢官后的薛良孺,气不打一处来:

装什么国民表率道德楷模,我还不知道你!

到处跟人说:欧阳修呀,就是个大***!连自己儿媳妇都不放过!


如果说张氏只是欧阳修法理意义上的外甥女,儿媳吴氏可就是他亲生的儿媳了!(咦,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国家***+顶级名人+***×2。

你换算换算,这新闻要放在今天,会是多大的阵仗。


***既然已经大范围发酵,纪检部门也就趁势跟进。

欧阳修遭遇了从政以来最恐怖的危机。

无论最后调查结果如何,都已经身败名裂,斯文扫地。



05


为什么欧阳修的生活作风问题,总是被人拿来说事?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是时候认识一下,欧阳修填词有多野了。


《宋词三百首》选了欧阳修十一首词,仅比苏轼少一首。

是文坛领袖,也是词界大腕。


《蝶恋花》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这首词写一位暮春时节的女子,丈夫抛下她浪游花街柳巷,就连乱红飞花也无视她心中怅恨。

徒留她一个人,在薄情的世界,深情地活着。

心里苦。


李清照素来以狂傲闻名,曾批评欧阳修、苏轼的词不过就是长短不齐的诗。

可就是她,也不得不在这首词面前献出膝盖:欧阳公作《蝶恋花》,有“深深深几许”之句,予酷爱之。

于是模仿、致敬欧阳修,以“庭院深深深几许”开头,一连写了好几首词。


《浪淘沙》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

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

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是伤春,也是伤别。

是惜花,也是惜人。

明明是已经被写烂了的主题,欧阳修一出手,却照旧深情如水,摇荡人心。


再看这一首:


《生查子》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平白如话,却韵味无穷。虽然不知为何《宋词三百首》没有选,但,“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这两句,清丽可人,浪漫入骨,说尽世间爱情的单纯美好。


此外,还有“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以及“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这样的千古名句。


等等,你不是说要展示展示欧阳修填词有多野吗?!

别急,深情背后,就是狂野。

到处留情,终成调情。


在欧阳修词集里,有一类词常常让后世的研究者脸红耳热,心如鹿撞。

有人甚至气急败坏地撕书掀桌子:不可能!这怎么会是欧阳文忠公的手笔!是有坏人为毁他形象伪造的吧!咱把这些来路不明的东西都删掉行吗!


其实,宋代文人享受生活、***声色是普遍风气,没必要给伟人***。

再伟岸的人格,也有其流俗的一面。

而词在当时,主要用于歌筵酒席间佐欢助兴,本就爱写“绮罗香泽之态,绸缪宛转之姿”。

从男女深情缠绵写到***、猥亵,把格调和节操揉碎了撒落一地,也就不难理解。


那么,欧阳修写这类词到底有多野?


来看看下面这首《南乡子》:


好个人人,深点唇儿淡抹腮。

花下相逢、忙走怕人猜。遗下弓弓小绣鞋。

(chǎn)袜重来,半亸(duǒ下垂)乌云金凤钗。

行笑行行连抱得,相挨。一向娇痴不下怀。


好美的人儿,烈焰红唇淡抹腮。

邂逅相逢,怕人说闲话,只留给我一只弯弯小绣鞋。

正失望,她只穿着袜子又跑了回来,秀发如云,头戴金钗。

我们欢笑着紧抱在一起,她粘在我怀里再也离不开。


怎么样,和你平时读到的宋词是不是很不一样?

你以为写男女之情,都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么坚贞纯情?

你以为描写***约会,都是“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这么含蓄唯美?


也可以肉麻羞羞,儿童不宜的。


不信,再来看看下面这首《忆秦娥》:


十五六,脱罗裳,长恁(nèn这么)黛眉蹙。

红玉暖,入人怀,春困熟。

展香裀(yīn夹衣),帐前明画烛。

眼波长,斜浸鬓云绿。看不足。

苦残宵、更漏促。


画面感强吗?动作戏多吗?

天亮得太早,一晚上爱不够。

这意思,白居易也写过: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可比较起来,欧阳修的写法真是好野好野……


包括前面引用过的那首《望江南》,中心思想我就读出了***:这个作者可没安什么好心!


***,这就是去往少林幼儿园的路!


身为副宰相却老写这种小黄诗,是种什么体验?

好比你脱下某普姓战斗民族总统的衬衫和西服,发现里面居然还穿着一件肚兜,肚兜上面的图案居然还是……***。


难怪总有人盯着欧阳修不放,动不动就拿男女关系问题盘他了——

俗话说文如其人,你写词写成这样,做人还不得浪到海里去!


更爽的是,这事不比***、***,我虽然逮不住你,可我能恶心死你呀。

我虽然拿不出你***的铁证,但,你也拿不出你没***的铁证吧?


你咬我啊。


06


在薛良孺诬蔑欧阳修与儿媳***的案件中,没有赢家。

经过一番调查,当朝皇帝宋神宗认定此事属于子虚乌有,把推波助澜的官员贬出京城。

但,欧阳修及其家人受到的羞辱和网络暴力,却已经不可逆转。


心灰意冷的欧阳修,决意远离是非纷扰。

他主动辞去人人趋之若鹜的副宰相之职,去寂寞的外省做官。


宋代法定的退休年龄是七十岁。

可欧阳修烦死了这个尔虞我诈、明枪暗箭的***,六十五岁那年,就办了提前退休。

当时人都不理解。


毕竟,像他这样做到二品大员的,最害怕就是人走茶凉。

提前放弃***厚禄,“近古百年所未尝有”。


只有欧阳修门下第一***苏轼对老师表示了祝贺。

只有他知道,这个看起来相当矍铄的老人,已经在污水里泡了太久,是时候从明枪暗箭中甩头走开了。

是时候回到最初的起点,只为自己而活了。


07


很多人觉得奇怪,为什么欧阳修这么招黑,而且幺蛾子还总出在男女关系上。

你是不知道,欧阳修的***格有多直,多擅长得罪人。


随便举两个例子你感受一下。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的大词人晏殊,是欧阳修的恩师。

欧阳修事业刚刚起步时,晏殊已经是全国最高军事长官了。

晏殊请欧阳修到他的豪宅赏雪。良辰美景,赏心乐事,自然少不了写首诗助助兴,把欢乐的气氛推向***。


只见欧阳修大笔一挥,一首七言长诗呱呱坠地,最后两句是这样写的:


须怜铁甲冷彻骨,四十余万屯边兵。


大人,你赏雪的时候,千千万万的将士可是在边疆挨冻哪!


咔嚓,咔嚓,咔嚓嚓……


朋友,换了你是晏殊,你想不想掐断欧阳修的脖子送到“绝味”卤制起来,为人间留一段美妙的风味??


再比如,范仲淹是欧阳修最坚定的***盟友,范仲淹去世,其子范纯仁邀请欧阳修撰写悼念文章。

本来,这玩意你就当营销文案来写,甲方说什么就是什么,各种夸到天上去就得了。

欧阳修不。

他和范纯仁因为一个细节撕破了脸。


想当年,范仲淹斗吕夷简,是朝堂上一出有你没我的大戏。

可随着西夏战事吃紧,两人后来实际上达成了和解。

毕竟,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家不能没这点胸怀。


欧阳修如实记录这些,对吕夷简仍心存怨恨的范纯仁却不***了。

他一口咬定范仲淹至死没原谅吕夷简,要求欧阳修把这部分推倒重写。

遭到拒绝后,范纯仁大怒,居然……自己动手修改,也不给欧阳修看一眼就……定稿发表了!


老实讲,这么自食其力的甲方,我都想来一打了。

欧阳修却掀了桌子摔了电脑:本人严正声明,我没写过这篇文章!不代表本人观点!


无独有偶。在给另一位挚友尹洙撰写墓志铭时,同样因为一句评价,欧阳修和尹洙的后人也闹得很僵……


是欧阳修情商不在线吗?是欧阳修没学过蔡康永的“说话之道”吗?

一个人能爬到副宰相的高位,不可能是个没有眼力见的二货。

那就只有一个解释:这所有的矛盾和不愉快,都源自欧阳修心中那一份原则和坚持。

不容***,不打折扣。


对好友尚且如此,对敌人,对人世间丑恶、不合理的一切,就更可想而知了。

那些被欧阳修***过、得罪过的人,做梦都想倒打一耙,从欧阳修身上也找出贪赃枉法的证据来。


只可惜,他们的努力全都白费,一个个像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

最后,有人一拍脑门:大家快看这家伙写的词!

那些闪着绿光的小眼睛里,终于露出了陡峭的笑意。



08


李白杜甫、韩愈柳宗元、元稹白居易、苏轼欧阳修。

伟大的灵魂大概有其独特的气味,才能够这样互相吸引,彼此成就。


如果没有欧阳修,很多人的人生都要大幅改写。

首当其冲就是他门下第一***苏轼。

在那个广为人知的故事里,欧阳修欠苏轼一个状元,却还了他一个成语:出人头地。

欧阳修还大胆预言:三十年后就是这小伙子的天下,没人会记得我!


为了炒作苏轼,欧阳修真是谦虚得有点太假了。


公元1056年,欧阳修在京城设宴,送一位好友去扬州做官。

欧阳修年轻时也曾在扬州工作,还亲手在平山堂前种下一棵柳树。


如今日月流逝,醉翁已老,只有堂前垂柳依旧神采飞扬,春风吹又生。

文人相送,通常以诗赠别,诗比词更正式。欧阳修却为好友写下这首著名的《朝中措》:


平山阑槛倚晴空,山色有无中。

手种堂前垂柳,别来几度春风。

文章太守,挥毫万字,一饮千钟。

行乐直须年少,尊前看取衰翁。


二十三年后,苏轼路过扬州,在平山堂见到了这首词的手迹,每一笔都带着恩师的体温。

此时,苏轼已不再是那个初出茅庐,天不怕地不怕的毛头小子,四十三岁的脸上开始染上沧桑的印迹。

朝中,王安石变***如火如荼地进行。

作为变法的反对者,苏轼在人生的中途倍感惶惑。


而且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仅仅在几个月后,他将迎来震动朝野的“乌台诗案”。

这场来势汹汹的“***”,将把他从地方大员变为阶下囚徒,从躺着吸粉的偶像变为人人厌弃的罪臣。


如果恩师健在,一定能帮他拨云睹日,击退小人的***。

只可惜,“如果”,是世间最廉价的安慰。


在命运的岔路口,在恩师的手迹前,苏轼没有辜负自己的才华,他用一首同样不朽的《西江月》,向着已经消失在岁月风尘深处的欧阳修,行了一个亮晶晶的注目礼:


三过平山堂下,半生弹指声中。

十年不见老仙翁,壁上龙蛇飞动。

欲***文章太守,仍歌杨柳春风。

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



 -END-


作者简介:彭敏,参加过******成语大会、***诗词大会等节目。微博@彭敏同学。


投稿请直接加社长微信:Easy148

想加入古典诗词文学交流群?

小墨二维***,邀您进入~

100000+ 分享给好友
标签: 欧阳修  填词  有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