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爱燃情云轩、钟情by荣夏小说在线阅读

100000+ 2018-11-08 10:45 看小说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01

此刻,我提着装满冥币的包被拦在了天悦酒店门口,呼啸的冷风反而加剧了我的心头恨!

抬头看着头顶液晶大屏幕上不断滑动的大字,“热烈庆贺云氏千金云朵小姐和李少鹏先生订婚典礼!”我咬牙切齿,下意识攥紧了手里的包。

李少鹏啊李少鹏,你真该死!骗走我爸的救命钱,还泡到了富家千金?呵呵,我不会让你得意的!

可眼下最大的问题是,我连进都进不去,这该怎么办……

我站在路边正纠结这个问题,突然见不远处开来一辆低调的悍马车,车子刚停下,门口的保安立刻上前来点头哈腰式的接待。

想到刚才自己被保安坚决拦在外面,我心里更堵的慌,车里是什么大人物竟然值得他们这样小心?

没一会儿,就看到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从车内走出来。

男人身材高挑挺拔,目测得有一米八几,当我视线朝上移动,看清这人面庞时却有片刻失神,好像在哪里见过。

这男人长的很是帅气,五官立体,皮肤白皙,一身熨帖的西服更显得他英气逼人,不知是不是错觉,我竟然觉得这身影有些熟悉,像是在哪儿见过他,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我见那几个门卫簇拥着这人朝酒店走去,脑子灵光乍现,这男人看着身份不一般,而且能自由出入酒店……也许,我能碰碰运气......

想着,我大步走到他面前,着急一喊,“表哥,你可算来了!我的邀请函丢了,他们不肯放我进去,你带我进去吧。”

为了能进去,我也顾不上丢人现眼了,现在只能祈祷上帝眷顾我。

我忐忑恳切的看着他,他冷淡的掀起眼皮打量了我几秒,突然眉梢微挑,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这让我心里很没底,难道他要揭穿我?

半晌没见他开口,倒是突然刮起一阵冷风吹的我长发四下飞散糊了我一脸,我着急整理头发,抬眼却见他冷冰冰的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

我见他这像是嘲笑我,心里有些不服,下意识瞪了他一眼,却突然听到他开口,“表妹,你还真是不让人省心。”

他的话显然起了作用,原本那几个冷脸把我挡在外面的门卫,立刻上前道歉,“原来是表小姐来了,我们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表小姐别怪罪啊……”

我摆摆手示意没事,心里很惊讶这个陌生男人竟然真的出手帮了我。

很快,我跟在他身后走进了酒店。

期间我一心想着待会儿见到李少鹏我该怎样完美的将冥币甩在他脸上,等我回过神来一抬头,才发现刚才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踪影,我好像跟丢了。

不过能进来还怕找不到地方?我七拐八拐,四处打量,终于找到了正厅位置。

远远就能听到喜庆的音乐声传来,这让我心头怒火蹭的一下窜了上来。

我的父亲此刻正重病在床,昏迷不醒,需要大笔的治疗费用,他却将我的积蓄骗走,在这里欢天喜地……

刚走进正厅,一抬头便能看到他李少鹏穿着崭新西装人模狗样的站在台上,手里拿着一条钻石项链,正贴着身穿鹅黄色礼服的云氏千金云朵,小心翼翼的给她戴上。

钻石的光实在刺眼,那一刻,我心里像是打翻了调味盒滋味万千,说不出的悲凉。

和他在一起的五年里,他从没给我买过一件像样的礼物,而我也从不敢奢求,总是尽可能的节俭,他倒好,为了表明真心讨好小三,花着我父亲的救命钱给她买这样的奢侈品。

李少鹏,你简直是欺人太甚!

我一步步靠近台子,看着台上正拿着话筒笑得春风满面的李少鹏,我再也压抑不住心头怒火,绕过台下一众宾客迅速冲上台。

李少鹏看见我的一瞬间脸上笑容全无,下一刻却皱着眉头朝下面大喊,“保安!这是哪儿来的疯女人?!赶紧带下去!”

场内的来宾大概被我的出现惊住,室内鸦雀无声,安静的只听得见李少鹏恶心的话。

我冷笑了一声,立刻拉开包包拉链掏出里面的冥币恶狠狠朝他身上砸去,“疯女人?呵呵,李少鹏,你不是喜欢钱吗?来,给你,全都给你!”

李少鹏被我突然的攻击砸中,连忙朝后躲闪,面色狰狞的瞪着我大喊,“你这个疯子!给我住手!”

这时候,一旁的云朵冲出来挡在他身前,我收了手,她皱着眉头不屑的打量了我一眼,然后疑惑的问他,“鹏,你认识这个女人?!”

李少鹏连忙摇头否认,“我怎么可能认识这样的疯女人!以前在学校的时候,这个女人就一直骚扰我,多年来缠着我要和她结婚,让我一辈子养着她!她就是个疯子!你千万别听她的……”

我听着他一本正经的胡编乱造,不由的攥起拳头,紧咬牙关死死盯着他,“我骚扰你?李少鹏,你还是不是个人?!

当初是你追了我整整一年我才答应和你在一起,和你在一起五年,你摸着良心说我有对不起你吗?

你骗我说你家里老人病重,我二话没说把自己所有积蓄拿出来帮你,现在我父亲突发疾病我却身无分文,你这个骗子!赶紧把我的钱还给我!”

说到最后我有些哽咽,下意识咬紧下唇,生怕自己哭出来丢了要债的气势。

抬头看去,李少鹏脸色青白交加,张口要说什么,却被云朵抢先,她面露怒色指着我,“你这个女人简直胡言乱语!我认识他一年多了,从没听过他有什么女朋友!”

一年来,他对我掏心掏肺,关怀备至,总是买一些玩意讨我开心,我知道他赚的不多,可他为了我,甚至拿出自己的所有积蓄亲口发誓,说要娶我。

所以,今天是我和鹏订婚的日子,你这样的乡巴佬别脏了我们的场面,识相的赶紧给我滚出去!不然的话,待会儿人来了把你拖下去大家脸上都挂不住!”

听完她的话,我才知道原来李少鹏一年前就勾搭上了她,可怜我每天累死累活赚钱租房过日子,而他从没为此掏出一分钱,总说是应酬需要,我竟然傻傻的相信他了。

02

如今看来,他的钱全砸在这个女人身上了,这也就算了,为什么连我的钱他也要骗走?!如今我父亲重病在床,那是我的救命钱啊!

我心里一阵阵揪痛,甚至觉得脚下无力,抬眼看到她脖子上那闪烁的钻石项链,我只觉得好笑,果然是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云小姐,请你说话放尊重点!我今天来只是来要回我的钱,至于你和他之间的‘好事儿’,我并不感兴趣,不过……我倒是好奇,你们这样出身娇贵的千金小姐,都喜欢做小三吗?”

“你――”我的话瞬间激怒了她,她一张精致的脸扭曲的瞪着我,“你给我闭嘴!”

她突然扬手扇了我一巴掌,这一巴掌让我有些猝不及防,连连朝后退,脚边却绊到什么东西,猝然朝后倒地,后脑勺突然强烈震动,我瞬间头晕目眩,浑身脱力。

可我睁着眼,却看到眼前李少鹏露出一抹得逞的笑,一旁的云朵抬着下巴,很是不屑的扫了我一眼。

我痛的厉害,意识却清醒的很,张口要求救周围的人,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周围有人想上来帮我,却听见云朵开口吩咐,“谁要是救了这疯女人,谁就是和我云家过不去!来几个人,给我把这个疯女人扔出去!”

我眼睁睁看着周围的人瞬间退离我好几米远,心里有些绝望。

突然,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我视线内,是他?!刚才那个帮我的男人!

我见那云朵还想上前阻止,有个男人冷冷对她说了些什么,只见她惨白着脸色张口欲言又止。

见状,我努力抬起手来求他帮我,嗓子眼好不容易挤出破碎的几个字,“救……救我……”

他俯身在我耳边低低开口,“别怕,我打了120,医生很快就赶来。”

男人低沉磁性的话让我莫名心安,直到失去意识昏死过去,他好像一直都守在我身边,因为我鼻间一直萦绕着他独特清冷的气息。

意识渐渐恢复的时候,我第一想到的是我爸情况怎么样了。

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病床上,周围安静的只有仪器滴滴滴的声音,我感觉喉咙很干痒,于是坐起身来打算自己从一旁桌上的暖壶里倒水喝。

却不想刚提起瓶子手却突然失力,壶‘砰’的一下砸落在地发出巨大的爆裂声,吓得我甚至忘了呼吸。

就在这时,门外大步走进来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我抬头一看,是他?!

“醒了?”男人熟悉的嗓音让我想起先前摔倒在地的情景,是他救了我。

我感激的冲他笑了笑,“谢谢你救了我……咳咳……”

说了两句话,我嗓子干的忍不住咳嗽起来。

他见我这样,拿起桌上的杯子替我倒了一杯温水递到我手上,“喝吧。”

接过水杯时,我见他的手指颀长骨节分明,不由多看了两眼,余光却注意到他一直看着我,这让我不由的红了脸,“谢谢。”

这男人叫人看着几乎完美,我挑不出丝毫毛病。

喝过水调整好情绪后,我的大脑开始回复运转,下意识打量着他,“这位先生,不知道怎么称呼你?”

我很好奇的是他到底是谁,怎么会出现在云朵的订婚宴会上。又为什么会救我?一个不相干的人为什么要帮我?

“云轩。”他淡淡开口,我却听得人心里一惊,他是云家人?!

眼下我有些忐忑不安,毕竟自己不久前搅乱了云朵的订婚宴会,云家人怕是会对付我吧,可他怎么还三番四次出手帮我……

“那你……你为什么要帮我?”我试探着开口,小心翼翼观察他的神色。

他忽而深深看我一眼,“你不记得我了?”

他的话让我有些惊讶,脑子迅速回忆着过去有没有见过这个男人,说起来我还真觉得他有些眼熟,可……

我如实摇头,并没有想起自己什么时候见过他。

他突然走到我面前,这么近的距离,我甚至可以看到他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吓得我心跳陡然漏跳一拍,“你——”

他挑起眉梢戏谑道,“我可还记得不久前有个女人突然闯进我房间里,还拳打脚踢的把我赶出去……”

我已经被他这突然的靠近唬的大脑一片空白,听到他这话的时候,脑子也是一片混乱,等到他朝后退开,我才渐渐回过神来。

突然,我想起之前发生的一件事情……

那天是我和李少鹏恋爱五周年纪念日,那天我也决定将自己完全的交待给他,而他则在一家酒店内订好了房间。

当时他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收到短信之后,我特地去买了一件性感的睡裙,当天晚上换上后外面套着一件长风衣。

走到酒店房间门口的时候,我见门好像是虚掩着的,心想可能是他先来了,就直接进了房间。

进去的时候里面的灯亮着,浴室传来一阵阵水声,我紧张的坐在大床上等着,因为室内开着空调,我干脆脱了外套,只穿着睡衣。

“少鹏,时间过得真快啊,一转眼我们在一起五年了……。”

我禁不住对着浴室里的人感慨。

男人穿着浴巾开门出来的时候,正抬手擦着头发,我没有看清楚他的长相,但是当我看到他高大身形的那一刻,我就发现了事情不对劲。

李少鹏才一米七五左右的高度,眼前这个男人明显比他高很多,我第一反应就是尖叫,看也来不及看,满脑子的慌乱,急忙抓起一旁的枕头朝那个陌生男人砸去,可却听见床上的男人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容,发出声音发出了声音:“有意思的一只小野猫。”

我随即起身将男人狠狠推出房间,立即关上房门。

反锁房门后我急忙打电话给李少鹏,这才得知原来是他发错了房间号码,是我走错了房间,一时间,我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刚才那个男人。

我胆颤的打开门出去,却发现那男人已经不在了。

那天晚上我惊魂未定,也没有心情过什么纪念日,急忙的跑回了家。

我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李少鹏,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也渐渐的将这件事情抛在脑后,刚才听云轩说的话,我心里有些发毛,难道那天的男人是他?!

03

意识到这个可能性,我突然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云轩,“我——”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清晰的脚步声,我抬头看去,是云朵和李少鹏来了。

室内有些尴尬的气氛瞬间被打破,一看见他两人恶心的嘴脸,我心头怒火蹭的燃起,恨的骨头痒痒,可算来了,这账我得好好和他们算清!

我抑制自己的怒火,冷冷看着走进来的两人,“李少鹏,把我的钱还给我!”

云朵走上前不屑的看我一眼,从包里掏出一张信用卡随意的丢在我床上,“拿去,你不是要钱吗?看在你为了钱这么拼命的份上,这五十万我就当做个好事儿给你了!”

她的话无意是在羞辱我,我沉默的看了眼床上的信用卡,紧咬下唇,打算忍下这羞辱,“云小姐,他李少鹏卷走了我前后二十万左右的积蓄,扣除我的医药费,剩下的钱我会还给你的。”

钱,我需要钱,哪怕是没了尊严,可我也不要我父亲出事儿,更何况这钱本就是他李少鹏欠我的!

谁知道李少鹏却不肯罢休,“你这女人!我们看你实在缺钱可怜的很,好心给你钱救你爸爸,你却还是满口谎话,打定主意要诋毁我名声!”

我冷笑着讥讽他,“李少鹏,我是不是满口谎话你心里最清楚不过,呵,恶有恶报,你总有一天会遭报应的!”

云朵上前几步,指着我鼻子讥讽我,“这钱你还要不要了?再啰嗦的话就还回来,等着这钱接济的乞丐多的很,不差你这一个!”

乞丐?我也有恼怒,正要反驳,没来料到一旁一直沉默的云轩突然上前,冷冷开口呵斥她,“够了,云朵。”

我没想到他会站出来替我说话,愣怔了半晌。

云朵睁大眼睛看着他,满脸的不敢相信,“小叔,你竟然帮着这个疯女人说话?!”

小叔?!云轩竟然是她的小叔?!

我愣怔的看着此刻面如霜寒的云轩,却见他再次冷言呵斥云朵,“云朵,你还嫌自己给云家丢脸不够吗?你挑男人的眼光要是好一点就不会出这些乱子。”

“小叔!”云朵被训得涨红了脸,半晌没再说话,只是转头狠狠剜了我一眼,“你这个疯女人,对我小叔说了什么?!”

我正打算开口反驳,云轩突然转头安慰我,“你好好休息,事情交给我处理。”

话音刚落,他俯身将云朵丢在我床上的卡拿起来随意的丢在一旁桌上,随即掏出一张金卡递到我手里淡笑道,“拿着,这不是施舍,是你应得的补偿,希望你父亲早日康复,相信你还是那只张牙舞爪的‘母老虎’。”

他的话让我突然有些鼻酸眼涩,但还是佯装生气的回了一句,“你说谁是‘母老虎’……”

他并未再说什么,只是淡淡笑了笑。

云朵很不甘心,“小叔!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情,这种乞丐你用得着给她补偿吗......”话音未落却被云轩一个凌厉的眼神止住,只得不甘心的拿着被云轩丢到一旁的信用卡转身离开,临走前还狠狠剜了我一眼,低声的开口,“你给我等着!”

我看着李少鹏大气也不敢喘像个狗腿子一样,紧随其后离开了病房。

病房内只剩下我和云轩两人,安静的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由衷感谢了他几次三番的出手帮助,“谢谢你,上次的事情……我想我还欠你一声‘对不起’,是我走错了房间……还有这钱,多余的钱算是我向你借的!我会慢慢还上的……”

我刚说完,他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看了我一眼示意后,转身出了病房接电话。

他走后,我仍没缓过神来,觉得刚才的一切很不真实,没想到他是云朵的小叔……没想到......自己悲剧的人生又多了笔巨款要还......以后跟这个云轩怕是要有更多的接触了。

他回来之后,给了我一张他的名片,“我有些事情要处理,你这边有什么事情随时打电话给我,我先走了,你多休息。”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我下意识摸了一下手里的名片,上面似乎还带着他指腹的余温。

既然钱拿到了,我也不能再等了,他离开不久后,我着急的拔了针头擅自离开了医院,急忙打车赶去我父亲所在的医院。

谁知道半路上我却接到医院那边打来的电话,“你是钟子祥的家属吧?病人病情突然恶化,脑颅大出血……”

什么?!

我脑子嗡的一下突然空白,慌忙的开口让司机开快点!

好不容易赶到医院,我顾不得自己浑身酸疼的骨头,跌跌撞撞奔向我父亲的病房,却在门口的时候碰到医生脸色晦暗的走出来,“你是他女儿吧,你父亲抢救无效,半分钟前……走了,请节哀顺变……”

我不敢相信医生的话,疯了似的冲进病房,却看到我爸他闭着眼睛静静躺在病床上,我不断告诉我自己,不是的,我爸他一定是累了,他一定是睡着了……

“爸,小情回来了!小情拿到了钱给您治病了!您赶紧醒醒,别吓我啊……爸……”

我喊的撕心裂肺,像是疯了一样趴在我爸床边疯狂的摇头,不能接受眼前事实。

守床护士告诉我,父亲临走前神智很不清醒,口中一直喊着我的名字,一只手伸在半空胡乱挥动喊着要找我。

听到这里,我只感觉心压抑的快窒息了,我真是太不孝了!竟然没有陪他走完最后一程!都是我猪油蒙了心,轻信了那个人渣的话!不然也不会拖到这个时候……

我很清楚人死不能复生,心里的恨却强烈到无以复加,李少鹏,我不会让你得意的!

我忍着心里的悲痛,有条不紊的打点好我爸的后事。

因为我爸之前一直都住在农村祖宅,所以家里其他亲戚帮忙把我爸带回了老家入土安葬。

看着墓碑上我爸他那张沧桑的面孔,我的心狠狠揪痛了起来,之前和李少鹏在一起,总是幻想着两个人美好的未来生活,却从未考虑过自己父亲的未来。

我妈死的早,我爸又当爹又当妈的把我拉扯大,可我这个唯一的女儿却那么不孝,总把他的付出看作是理所当然!就连他突发疾病,都是邻居发现了帮忙打电话通知的我......

如今他到临走前,却还要因为我的事情而不安心……

我越想越难受,忍不住抬手狠狠地甩了自己一巴掌,“爸,您活着的时候女儿没能尽孝道,就连你走了,我都让您操心,李少鹏那个狗东西!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处理完我爸的后事,回到城里当天,我本想着先把工作的事情处理好,再去想办法对付李少鹏,因为这几天事情太多,我接连请假,主管李姐已经很不满了。

就在赶去公司的路上,我突然接到李姐的电话,一接通,她劈头盖脸对我一通训斥,“钟情!你都干了些什么好事儿?!赶紧给我来公司收拾东西走人!”

我听得心里一惊,急忙回问是怎么回事儿,那边李姐却无情的挂断了电话。

一路上我都想不通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要被炒鱿鱼,到了公司后,同事们齐刷刷看着我,满脸八卦,李姐更是气势汹汹地把手机甩到我面前:“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

我一头雾水地捡起被她摔在桌子上的手机,却看到微博头条赫然出现自己那天在酒店的照片!

照片上的我,正满愤恨地朝李少鹏砸了满身冥币。

上面的标题文字更让我震惊:“云氏集团千金订婚宴上惊现一‘女疯子’,现场撒泼究竟为何?!”

这事情竟然上了头条?!

我攥紧了手机,猜想这一定是云朵搞得鬼,这对狗男女这是要把我逼到绝路啊!

我开口想解释,却被李姐一句话堵住了口:“钟情,我不管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做,但你最不应该的就是去搅了云家的场面,你知不知道,咱们公司是云家的产业,boss也是云家的人。”

什么?!我听得心头一惊,说实话像我这种底层员工,根本不了解公司上层人员情况,我甚至不知道这竟然是云氏集团产业……

这么看来,我被炒鱿鱼仅仅是因为云家对我的报复?!或者说是云朵对我的报复?!

我心有不甘,自问自己工作以来,根本没有违反公司任何规章制度,凭什么就这样开除了我?!况且我去找的是他李少鹏,那是他欠我的,为什么我要遭到这样的报复?!

可李姐根本不理会我的解释和不甘,只让我赶紧收拾东西滚蛋。

我不会这样任人宰割的,总裁是吗?云家人是吗?我倒要看看这传说的冷面总裁对于云朵做小三有什么‘好的说法’!

当下,我不管李姐的阻拦,快步冲到总裁办公室,想讨个说法。

门是虚掩着的,我径直推门闯了进去,却在看清那安静端坐在办公椅上的男人脸庞时,突然顿住了脚步。

竟然是他?!

04

看着男人白皙的脸庞,立体的五官,我脑子顿时一片空白,没想到我们公司的总裁竟然就是云轩!

这个不久前才帮过我的人,为什么又会突然开除我?难道说这是他的手段,先礼后兵吗?

他听到动静缓缓的抬头朝我看了一眼,视线在半空交汇的片刻我紧张的不由捏了把冷汗,却清楚看到他的面色有片刻的迟疑,眼里露出些许惊讶,但很快就恢复如常了。

“怎么是你?”他放下手头文件,不温不火地开口问我。

我见他这一副淡然的样子,心里更觉得怄火,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云总,我来是讨个说法的,那天酒店的事情你也清楚,我是做错了什么,怎么一转头你就要把我辞退了?”

说完,我心下开始忐忑不安,其实我心里很清楚,这公司都是人云家的,我不过是个最底层员工,要把我辞退是分分钟的事情根本不需要理由。

可我不能接受的是为什么这个人是云轩呢?他分明帮过我,为什么又要捅我一刀子?好像是把你从悬崖边拉起来,又将你狠狠推下去。

他微微皱眉,随即打了个电话冷冷开口说了句,“把财务部的黄经理给我叫来。”

看着他这一系列动作,我心里越发没底气,室内的气氛压抑的我快要呼吸不畅了。

他挂断电话后抬眼看着我,“你先坐下,这件事情我并不清楚,待会儿黄经理来了,我会给你个说法。”

“你不知道?你不是公司总裁吗?底下员工被炒鱿鱼你会不知道?”我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立刻反问回去。

他缓缓摇头,微眯着眼睛突然说了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看来我还是太仁慈了。”

我听得云里雾里,一时间也不好再开口。

谁知下一刻他却突然起身,惊得我立即站起身来,生怕他做些什么。

他见我突然起身,转头疑惑的扫了我一眼,随即勾唇笑了笑,戏谑道,“你这是干什么?我只是起来给你倒杯水,不打算对你做什么,你警惕性倒是很高……”

看着他从容走到饮水机旁倒水,再加上他那一番打趣的话,我真是觉得自己丢脸丢到家了,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脸轰的红了一片,尴尬得很。

“不是,我……”我打算说些话解释一下,给自己个台阶下,结巴了半天脑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尴尬的看着他端着水杯朝我走来。

我硬着头皮接过水杯,嗓子眼里好不容易挤出几个字,“谢……谢谢。”

“不客气。”好在他没有再说什么,走回到自己的座椅上。

我紧张的喝了口水,这才渐渐缓和过来,就在这时,财务部的黄经理终于赶到了办公室。

即便门是虚掩着的,他仍然客气的敲了敲门,得到云轩准许后才走进来。

他一进来见了云轩,立即点头哈腰,客气的喊他,“云总。”

“嗯。”

我将视线不自觉移回到云轩身上,却见刚才还笑出声的他,此时此刻面色严肃沉冷,光是看着就足够震慑人心了。

这黄经理声音隐约有些颤抖,“云总您叫我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

难得见他这样一幅德行,平日里对我们这些底层员工尖酸刻薄得很,就在不久前,因为我爸生病的事情,我请假带他去看病,被他批的狗血淋头。

“整天不是病就是灾的,我看你也不用来上班,干脆全职在家照顾你爸好了,公司那么多老员工都难得请假,你倒是好意思,接连请了几次假,我看你这年终奖是不想要了!”

……

眼下,云轩瞥了我一眼,随即看着他低沉开口,“黄建林,是谁允许你辞退她的?我有给你这个权利吗?”

黄经理闻言浑身一抖,转头朝我看来,面色有些惊慌,“钟情?你怎么……”

他反应过来后,立刻替自己辩驳,“云总,我……我没有……是云小姐,云小姐安排的!我只是按照吩咐办事儿……”

黄经理的话让我心下一惊,云小姐?难道是云朵擅做主张开除我?

“呵,”云轩冷笑了一声,“云小姐?哼,黄建林,你是觉得这个公司我已经做不了主了是吗?”

“不是不是,总裁我……我真的没有……”黄经理被他的话吓得脸色惨白,满头大汗,急忙开口解释。

室内的气氛紧张的就连我这个旁观者都屏住了呼吸,这样的云轩我还真是第一次见,不由得后怕,要是现在被这么对待的是我......

“闭嘴。”云轩干脆地开口打断了他,“公司里最忌讳的就是下属擅自替老板做决定,黄建林,你可以收拾东西滚回去了。”

他话音刚落,站在我身旁不远处的黄经理突然扑通跪倒在地求原谅,“云总,我知道错了!求您不要开除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真的没有背叛您!”

这一幕看得我心惊不已,谁想到下一刻他却转头看着我,“小情啊,看来我们一起工作这么久的份上,你替我求个情啊……真的不是我要开除你,不是我!”


由于篇幅限制,只能连载到此

更多内容请点击此处红字“继续阅读

即可观看更多精彩章节~

100000+ 分享给好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