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本事就别把你的染色体放在我的身体里!

100000+ 2017-11-20 09:00 超准周公解梦大全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深秋的夜晚,带着丝丝的凉气,橘***的灯光从屋顶倾斜而下,打在屋子里奇怪对峙的一男一女身上,在窗户上投下两道影子。

  慕小西怔怔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的男人,以为再不会相见的人竟然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自己的***,而且还是以这样奇葩的方式。

  她***着身子,***,他嘴角含笑,衣冠楚楚,手里拿着从她身上扯下来的浴巾。

  时光仿佛从来没有在这个男人身上留下痕迹,他一如三年前那样俊美,尊贵如神祇。

  逃避了整整三年,那些不愿触接的感情再一次的泛滥……

  慕小西有些恍惚的看着他那张英俊到极致的脸,倒是忽略了自己此刻***。

  直到看到一直修长的手向她伸过来,触电般的感觉瞬间席卷全身。

  慕小西这才反应过来,她一把挥开叶展白的手。

  他却趁机抓住她的手用力一拉,慕小西站立不稳一下子扑到了他的怀里。

  熟悉的气息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慕小西感觉呼吸不畅,心要跳出了胸膛,她竭力的控制住自己,压低声音呵斥:“放开我!”

  叶展白没有理会,脸上带着迷死人的笑容,修长的手指放在她的腰上,带起一阵涟漪。

  声音暗哑低沉,***感得要命:“要是我不呢?”

  只是这一个动作,慕小西想起了许多,记忆中的缠绵,一点一点的涌进脑海!

  该死!她怎么会想起那些不堪!

  慕小西涨红了脸,想要挣脱,可是小白兔怎么可能会是大灰狼的对手。

  叶展白只是用一只手就轻松的控制住了她,另外一只手很随意的要去解开裤子的拉链,目光所及之处,慕小西看见他的身体已经有了变化。

  脑海里不由得出现从前那些断片的记忆,那些屈辱的情景一幕幕的在脑海闪现。

  叶展白对她完全就没有丝毫的尊重,只要他想,不分场合,何时何地就能要了她。

  “你这个***!”屈辱让慕小西恶狠狠的一口咬在他的手上。

  叶展白吃痛一下子放开了她,慕小西撒腿就想往外跑,只走了两步,就又被叶展白给抓住了。

  他眸子里的笑意已经隐去,冷气四溢,“你是想和我玩sm吗?嗯?”

  慕小西可是太了解叶展白了,每当他生气的时候,就会在后面特意的加一个语气词。

  她有些胆怯,颤着嗓子:“小舅舅!求你放过我!”

  “小舅舅?”叶展白的眸色越发的冷了下去。衣帽间的温度一下子冷了三分,“你再叫一遍试试?”

  “你……你本来就是小舅舅!”话音落下,叶展白握住她的手一下子加大了力道。

  慕小西忍不住***了一声:“好疼!”

  门外传来母亲的声音:“小西!你怎么了?”

  “妈……”慕小西只叫出一个字,叶展白***冷的声音在她耳边低语,“宝贝,你确定要叫?”

  他的声音冷飕飕的,慕小西打一个寒颤。

  要是让她妈看见自己没有穿衣服的和小舅舅在一起,肯定会气得心***发作的。

  到嘴边的求救马上变成:“没事……我撞了一下。”

  “怎么这么不小心?”***脚步声到了门口:“不要紧吧?”

  “不要紧!”在慕小西回答的当口,叶展白一只手控制住她,一只手顶住了推拉门。

  门外的小西妈伸手推了一下推拉门,没有推开,有些不放心女儿:“门怎么推不开?”

  “我在换衣服呢,你先去休息吧。”

  “那好,我先睡了,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母亲的脚步声离开。

  慕小西气恼的看向搂住她的身子的叶展白,压低声音:“叶展白,你到底想***什么?”

  “我想***!”

  本来是很难以启齿的字眼,从叶展白嘴里说出来竟然一点也感觉不到违和。“你这个禽兽,不要脸的***蛋!”慕小西愤愤的咒骂着。

  “我不要脸?当初难道不是你主动***我的?”男人咬着她的耳朵轻笑。“你忘记了那一次,是你主动脱我的衣服,主动握住它,主动骑上来的不是吗?”

  这话让慕小西一下子没有了声音,男人扶住她的纤腰,就那样穿戴整齐,衣冠楚楚的……

  “如果你想不起来,我可以帮你回忆一下。”他在她身后一下下的用力。

  慕小西的意识有些***,这样的情形像极了一年前某天,那天晚上她也是这样被他一下下的占有……

  三年前,南城凯悦大酒店。

  也是夜半,安静的凯悦大酒店的走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慕小西手里拿着房卡,神色匆匆直奔1818房间。

  房卡塞入,一声轻响,房门应声而开。

  映入眼帘的是奢华到极致的总统套房房间,水晶***灯闪着熠熠光芒,客厅的地板上散落了一地的衣服。

  看见地上的女人***,胸衣,还有黑色的***,慕小西一张俏丽的脸变得惨白。

  只是顿了一下,她拔步直奔主卧,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女人媚出水来的***声:“哦……宸少……啊……好舒服!”

  控制不住的慕小西一把推开门,卧室里那张奢华的沙发上,她的老公顾少宸和一个女人正赤果果的纠缠在一起。

  门口站着的慕小西红了眼眶,目眦欲裂的举起手里的包直奔女人而去:“***,我让你***我老公!”

  她用尽全身力气把手里的包砸在那个赤果果的女人身上,剧痛袭来,意乱情迷的女人这才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人。

  当下发出应景般的尖叫声,伸手抱着头只是往顾少宸身后窜,慕小西跟着追过去,继续厮打着女人。

  女人被她打得浑身都是伤,只是发出尖锐的惨叫声。

  一直冷冰冰的坐着看着这一幕的顾少宸终于站起来,一把抓住慕小西的手,声音恶狠狠的:“够了!”

  他的声音冷冰冰的,不带丝毫的感情,听到慕小西心里只觉得一抖。

  她抬目看向他那张英俊得出奇,也冷漠到极致的脸,眼泪一下子涌出来,“少宸,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顾少宸看着她那双美目里盈盈的泪水,心里一痛,脸上却是半点也不带:“不这样对你要怎么对你?啊?”

  慕小西心里凉飕飕的:“少宸,我是爱你的,我真的真的很爱你!求你了,不要这样对我,看着你这样,我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生不如死***的出去偷人?***的被男人看光光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我会生不如死?”顾少宸盯着她问。

  “我没有偷人!我是被冤枉的!少宸,你可以试试,你试试就知道了!”慕小西抓起顾少宸的手。

  “试试?怎么试?你让我对着一个***怎么试得下去?”

  “我不是***,我是处,我真的是处?”

  “慕小西,***到现在还在骗我,医院的处女膜修补记录上是你的名字,那些男人都能说出你身上的记号,***的还和我装纯?啊?”

  “不是!……那是有人在冤枉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我没有做过手术!少宸,你相信我!真的是有人在冤枉我!”慕小西语无伦次的解释。

  顾少宸却不肯相信,一把推开慕小西:“你知道你哪点最让我厌恶吗?做错了就是做错了,只要你承认,我还会考虑看在你的态度上原谅你一会,可是你……竟然一直妄图骗我,慕小西,我顾少宸真的这么好骗吗?***的是做了***还想立牌坊吗?你恶心不?”

  顾少宸的话像是利剑直直的刺进了慕小西的心里,她的脸色惨白到极致。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明明她没有碰过男人,明明她是******净净的,可是顾少宸就是不相信她。

  他只是凭借几个男人能说出她私处有颗红痣,只是一叠模糊的照片,就给她判了***。

  从结婚到现在,他不肯碰她,每天都在外面花钱***人,而慕小西,从结婚到现在,就是每天周而复始的捉***再捉***!

  她记不清自己彪悍的赶走了多少个女人,只是每次看见顾少宸和别的女人赤身露体的呆在一间房间里,她的心就碎成一片一片的。

  尽管每次她都去的及时,每次只是看见他们赤身露体没有做,可是身为一个妻子,死心塌地爱着顾少宸的慕小西,每次经历这样的场景都像是在凌迟。

  眼泪顺着慕小西绝美的脸滑落:“少宸,你到底要怎么才能相信我?到底要怎么样才能相信我?”

  “我不会相信你!慕小西,我给了你一年的时间让你认错,365天的时间难道还不能让你意识到自己有错得多离谱吗?”顾少宸血红的眼睛盯着慕小西。

  “我没有!少宸,我真的没有!”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慕小西,我再给你一次机会!”顾少宸盯着慕小西,“把你当年的那些丑事都承认了!只要你承认了,我既往不咎!”

  没有的事情让她怎么承认?慕小西只是摇头,顾少宸冷笑:“既然你如此冥顽不宁,那就不要怪我了!”

  他拿起床头的电话拨出去,“再送一个***的处女过来!”

  说到处女两个字,他特意加重了语气。

  慕小西惊恐的顾少宸,在过去一年的每次捉***里,只要她赶走顾少宸没有来得及上的女人,他就会带着她一起回家。

  虽然对她言语恶劣,把她***得体无完肤,但是他会跟着她回家。

  可是今天晚上的顾少宸让她感觉到了不一样,今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慕小西清楚的记得他在新婚夜说过的话,只给她一年的机会。

  看着他冷酷到极致的面容,慕小西心里往下一沉。

  心里涌起害怕的感觉,她上前抱住顾少宸的***的身子:“少宸,你要我,你要了我就知道我是不是处女了!求你!”

  她嘴里说着话踮起脚尖去亲吻他的唇,顾少宸厌恶的推开,“慕小西,你知不知自己有多脏?我***只要看见你这副样子就会想起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场面,你太脏了,我宁愿上***也上不下去你!”

  他冷着脸恶毒的攻击着慕小西,慕小西已经疼到麻木了,只是死死的抱着他的腰,抓住他的手放在她胸上:“少宸,我爱你,我是真的爱你,你摸摸看,我真的没有背叛你!”

  她的哀求没有换得顾少宸的半丝同情,他只是冷漠的甩开慕小西的手。

  门口传来脚步声,一个柔柔的女声响起:“宸少!”

  慕小西回头,看见卧室门口站了一个青春靓丽的女人,她看起来很年轻,十***岁的样子,脸上写满了***。

  看见那个女人,顾少宸冷冷的吐出两个字:“脱了!”

  慕小西惊慌失措的看着那个女人当着她和顾少宸的面脱了精光,女人优美的曲线展现在眼前。

  慕小西失控的冲过去想要打那个女人却被顾少宸毫不留情的一把推开了。

  他用力太大,慕小西被他推出很远,撞到床头柜后摔倒在地。

  后背钻心的疼痛,她泪眼婆娑的看向顾少宸。

  接触到的是他嫌恶的眼神,那嫌恶的眼神击碎了慕小西最后的攻势。

  此时此刻的慕小西突然意识到,眼前的顾少宸已经不是那个她爱了三年的顾少宸,已经不是那个宠着她,可以仍由她为所欲为的顾少宸。

  她所有的力气在这一刻消失殆尽,***地上泪如雨下,再也爬不起来。

  在晶莹剔透的泪光里,她听见顾少宸在温柔的问那个女:“是处吧?”

  “是的,宸少!”

  “这边没有让人碰过吧?”顾少宸的手指轻轻的点在女人的唇上。

  “没有!”

  “真***净!”顾少宸赞叹般的伸手抱过女人。他就那样残忍的当着慕小西的面,吻上了女人的唇……

  房间里响起女人痛苦的轻吟,慕小西倒在地上,看着雪白地毯上滴落的鲜红的血迹,那一刻她终于心如死灰。

  自己的老公抱着别的女人当着自己做不可描述之事。

  这样的羞辱已经不是人能承受的了,慕小西想站起来离开这里。

  可是她没有丝毫的力气,她没有力气爬起来,看着自己最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做不可描述之事,她已经没有丝毫的力气。

  她缓慢的在地上挪动着身子爬行,在爬出这间总统套房的时候,她听见了女人愉悦的***,听见顾少宸的低喘。

  一切是那么的融洽,里面的男人再也不属于她!

  慕小西坐在门口冰冷的地上,抬头看着空荡荡的走廊,笑了!

  凌晨时分慕小西一手拿着一个酒瓶失魂落魄的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

  她在酒店的房门口坐了两个小时才恢复了些力气,然后跌跌撞撞的出了酒店。

  脑子里一直是顾少宸的分身***那个女人身子的画面,慕小西痛苦到想死。

  在她短短二十四岁的生命里,终于体会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却是曾经承诺会带给她幸福,护她一生周全的最爱的男人给她带来的。

  她是真的想死,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死,她死了,年迈的奶奶怎么办?

  她可以无所顾忌的放弃生命,但是不能放弃奶奶,那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真正疼爱过她的人!

  可是她真的很难受,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让慕小西没有办法忍受。

  她要忘记刚刚看见的那一幕,听说酒能消愁,她在酒店不远处的一个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超市里买了两瓶烈酒,就这样一边走一边喝。

  烈酒入喉苦涩到极致,胸口像是在燃烧,可是她忘不掉。

  两瓶酒喝下去,脑子里还是顾少宸亲吻那个女人的画面,他们彼此连接在一起的画面。

  脚步虚浮慕小西踉踉跄跄的在路上走着,冷不防一生刺耳的刹车声,她一下子因为惯***摔倒在地。

  躺在地上的时候,慕小西看见了车头的标志,一个球面三角形交叉着两个M。

  这是顾少宸的迈***!她记得很清楚,和顾少宸相识的那天他就是开着迈***来的。

  “少宸!”她喃喃的想要爬起来,一直手伸过来扶她,“小姐,你伤到哪里了?”

  慕小西没有回答,目光透过前面的挡风玻璃,看向车内后排闭目养神的男人。

  俊美绝伦,如同神祇般尊贵。

  这是她的顾少宸!是她死心塌地爱着的独一无二的顾少宸!

  慕小西突然有了力气,跌跌撞撞的推开扶着他的男人,用力打开车门,直扑车上的男人,嘴里呢喃:“少宸!少宸!”

  随着她的身体的靠近,后排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的男人睁开了眼睛,亮若星辰的眸子看向披头散发蓬头垢面的慕小西。

  叶展白天生有洁癖,最见不得肮脏的东西,突然被这样一个女人抱住,好看的眸子闪过厌恶。

  正想开口说话,女人突然用力的吻上了他的唇。

  没有他厌恶的味道,这个蓬头垢面的女人嘴里竟然香甜的出奇。

  最让他想不到的是,女人的小手竟然毫无章法的在他身上***,随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的触碰,他的身体竟然有了反应。

  叶展白被自己的反应吓一跳,站在地上的司机更是吓一跳,这个该死的女人是想死啊?竟然这样对他们家七少爷,反应过来的他忙不迭的伸手来拉慕小西。

  慕小西一只手死死的抱住叶展白,一只手在他身上继续摸索,嘴里断断续续的:“我是处,我真的是处,你试试就知道了!”

  司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慕小西从叶展白身上给挣脱开来。

  慕小西被司机重重的扔在了地上,头接触到冰冷的地面,她一下子失去了意识。

  司机一头一身冷汗的看向后排的叶展白:“少爷,对不起!”

  叶展白坐在后排没有动,身体里奇热难耐,连锁反应异常的强烈,地上这个肮脏的女人竟然***了他的火?

  这是什么情况?他不可思议的把目光看向地上一动不动的慕小西。

  头发披散在地上,满身酒气,不过脸好像还不错。

  只是一秒钟,叶展白做了一个他自己也不敢相信的决定。“送她去医院!”

  司机答应一声,扶起地上昏迷不醒的慕小西上了车。

  顾小西被放置到了后排,和叶展白坐在一起,她身上散发着一股浓烈的酒味。

  除了酒味还有一股清香,不像是香水味道,倒像是体香。

  叶展白没有产生厌恶的感觉,竟然饶有兴趣的打量了她几眼。

  精致的脸庞,小巧高挺的鼻子,一弯秀眉,红嘟嘟的樱桃小口,是个美人坯子!

  看她的衣着打扮不像是普通人,可是富贵人家的女孩子都是娇生惯养的,怎么会深更半夜的放任她在大街上喝成这样?

  他正在心里揣测,慕小西突然一歪头扑在了他的腿上。

  叶展白伸手推开她,她又歪过来,如此这般几番后。

  慕小西晕沉沉的恢复了些意识,鼻子里闻到了好闻的古龙水香味,“宸!”她呢喃着摸索。

  好巧不巧的又碰到了叶展白的那个位置,叶展白伸手想打开她的手,可是这个满身酒气的女人竟然用力扯开了他的拉链。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叶展白瞠目结舌,她竟然主动把手伸进了他的裤子里面。

  也许是禁欲太久的关系,叶展白感觉又控制不住自己了,浑身发热,胸口里一把火腾的烧起来。

  本来应该用力推开这个不知道羞耻的女人的,可是手竟然瞬间没有了力气。

  他的呼吸竟然开始急促起来,在前面开车的司机扫了一眼后视镜,发现七少爷表情有些不对,那个女人却看不到影子,他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放下了挡板。

  后面被遮挡起来,狭小的空间只剩下叶展白和慕小西。

  她把叶展白当做了顾少宸,从前她每次主动触碰顾少宸,他都会厌恶的推开,可是这次,他没有。

  慕小西晕沉沉的,好像记得每次捉***都会看到那些女人对顾少宸坐那种不可描述之事情。

  少宸一定是喜欢这样,别的女人能做到,她也能做到。

  叶展白感觉胸口一团火在烧,烧得他要***了,这还不是最最劲爆的,这个烂醉如泥的邋遢女人竟然做出了让她瞠目结舌的动作。

  她竟然用嘴……

  太***美妙了!

  叶展白想要抗拒的定力瞬间消失,呼吸越发的急促起来。

  慕小西吞吐了几下,主动拉住叶展白的手放在她的面前,

  这样赤果果带着诱惑的***,叶展白真的是要***了。

  他不是君子,就算是君子在这个时候也不一定能够控制住自己,叶展白不想再忍受了,一把抓起小女人,放在自己腿上……

  慕小西抱着他的脖子,嘴里含糊不清:“少宸……我是处……我没有和男人做过……你试试就知道!”


未完待续……

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由于篇幅***,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后续全文可以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先睹为快!


100000+ 分享给好友
标签: 放在  染色体  把你  就别  我的身体